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章 洗澡被扰
    秋风萧瑟,落叶飘零。深秋了,好一番萧条之象。

    丰城慕容府气派雅致的竹兰苑里,一白衣女子静立在卧房窗前,只见她身姿绰约,青丝如瀑布般垂至腰际,侧颜完美如画,默默地注视着院落里飘落的片片黄叶。

    细数时间,今日刚好是她在这里居住的第二十三天,孩子满月了,也等于她出月子了。

    “吱呀”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丫鬟抻进了脑袋,没好气道:“洗澡水已备好,可以洗了!”

    那丫鬟唤作红杏,是老夫人专门派过来伺候尹伊的。

    这二十几天的时间里,她没给过尹伊一个好脸色,还不是因为她顶着的是青楼第一女子赛月婵的身份。

    自古青楼女子就不受人待见,进入豪门世家更是没有一丝地位,可怜卑贱得连丫鬟都明睁大眼地欺凌。

    尹伊暗暗笑了笑,赛月婵,若你还活着,纵使已为慕容墨翊生得一子,也不过是这样的下场。

    可是仔细想想,她又好像错了,若她是真正的赛月婵,慕容墨翊应该不会放任不管吧?

    一连二十几天都没来看过她,甚至连他的亲骨肉也没看上一眼。难不成他费劲心力把她带回府中只是让她当一个奶娘?

    “喂,还杵在那里干什么,浑身都快臭得招虫了,还不快去洗?”红杏又没好气地催促了一句,之后用力甩开房门走了。

    坐月子真是件折磨女人的苦差事,如今身上确实酸臭得很。尹伊温柔地看了眼床上熟睡的孩子,她快速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走了出去。

    平日里只是透过窗户看看这硕大的院子,今日身临其境了,甚是气派繁华。不过跟她以前居住的护国公府却没得比。

    她向着四周看了看,红杏正站在不远处的浴房门口等着她,瞪着柳叶细眼,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尹伊向着她走了过去。

    “真能磨蹭!”红杏埋怨着敞开了门,伸手将尹伊推了一把,显些让她跌倒。

    随着房门关闭,尹伊的眉毛挑了挑,杏眼迸射出狠厉的光芒,嘴角一弯,暗暗道:“红杏,你的命到头了!”

    白色梨花屏风后,尹伊褪去身上最后一丝屏障,迈进了热气腾腾的浴桶里。这水温热度适中,沐浴之物也很是齐全。伴着袅袅升起的热气,尹伊感觉舒服极了,眉头也舒展开来。

    “红杏,念你这次有点良心,暂且放你一马!”

    或许红杏这辈子都不知道,她这次准备的洗澡水救了她自己一命。

    她本是护国公尹忠国唯一的子嗣,内阁大学士楚俊生的正妻,如今竟沦落成一青楼女子的替身,真是天大的笑话!

    尹伊慢慢洗着,想起一个月前家族的种种变故,眼圈慢慢红了。这是蚀骨之痛,是她一辈子的噩梦。她之所以这样苟且偷生,寄人篱下,也是为了有朝一日报血海深仇。

    正想着,门突然开了,一个沉稳阔气的脚步声传来。

    尹伊眸光一闪,她第一时间断定来人不是红杏,而是个男人。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尹伊快速背过身去,脸上有了一丝怒意。

    慕容墨翊毫不避讳地走到了屏风遮蔽的尹伊身后,墨黑长发也遮盖不住她背部触目惊心的疤痕,这让他想到了初见她时的模样。

    尹伊默默攥紧了拳头,要是以前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看她,她定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而如今,她只能忍!

    “今日孩子满月,就不大操大办了,晚上家人一起吃顿饭即可。”

    慕容墨翊那深沉的说话声从身后传来,尹伊身子一抖,这男人终于出现了。

    她慢慢侧过脸,倾世容颜满满的冰冷,愤愤道:“你擅闯我沐浴之地,偷窥我肉身,岂是君子所为?”

    即使受制于人,她还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利。

    慕容墨翊嗤笑一声,从见到她第一眼就知道这女人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即使长了倾世容颜,但她的眸子清冷孤傲,身躯不卑不亢,没有女人该有的妩媚娇柔。

    慕容墨翊带着一丝挑衅慢慢向她迈开了步子,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有多大的本事?

    尹伊听到那细微的脚步声,心纠紧了,简直欺人太甚。她蹭地转过了身,浴桶里的水也随着她身子的扭动豁然溢出些许。

    不待慕容墨翊看清她的样子,尹伊抬手用指尖快速划过水面,霎那间一道如利剑般的水流射进了慕容墨翊的双眼,迫使他不得不停住脚步侧过头去用袖子挡住。

    慕容墨翊有些惊呆了,他甚至忘记了眼睛传来的痛楚。水流转变成利器伤人,是有深厚的武功功底才能做到的,难道这女人会武功?

    尹伊忽然意识到自己犯错了,急忙收回功力,欠起身子假装笨拙地用手捧水扬到慕容墨翊身上,致使他身上的黑色锦缎衣衫湿透了大半。

    “滚出去,出去,你这个色狼!”尹伊咒骂着。

    慕容墨翊这才回过神来,难道刚刚是自己的错觉。

    他慢慢转过头来,刚好看到尹伊露出的半截身子,纤细腰肢上,那奶水充盈的双胸显得尤为刺眼。  慕容墨翊仅瞥了一眼就将视线移到她涨红的小脸上,尽管如此余光也总是不经意间扫遍她的全身各处。

    此时的尹伊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凶悍得可怕,“堂堂慕容大公子竟做如此龌龊之事,真是个衣冠禽兽!”

    她竟然在骂他?慕容墨翊不惧,女人对他而言不过如此,从赛月婵死后,他就不知女人为何物了。

    “还看!快给我滚出去!”尹伊仍旧捧着水扬到他身上,他的衣衫也尽数湿透。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慕容墨翊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尹伊面前,右胳膊一伸强行揽她入怀,另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闭嘴,再骂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威胁她道。

    她是赛月婵的替身,此事只有他的护卫流云和左飞燕知道。如今外人到场,绝不能让事情败露。

    慕容墨翊这个动作让尹伊屈辱极了,她的脸瞬间红了。如玉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结实宽阔的胸膛,而自己什么功力也不能施展,只能怒瞪着他,气得浑身发抖。

    慕容墨翊感受着她柔软纤细的身子,脸竟然有些燥热,毕竟是正常的男人,谁能抵挡住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在怀?

    他躲过她暴怒的目光,向着门口看去,竟然进来了一个小厮,他一眼认出那人是老夫人身边的奴才旺财。

    只见那小厮抻着脑袋肆意地寻找着什么,好生大胆。慕容墨轩脸色骤然变冷,真是无法无天了。他的女人岂是别人能随便张望的?

    尽管有屏风遮挡,但慕容墨翊还是下意识地松开了尹伊的嘴巴,两只胳膊圈住了她的身子,宽大的衣袖遮住了她曼妙的身子。

    尹伊眸光闪了闪,竟然有一丝动容。

    “大胆奴才,还不给我跪下!”只听慕容墨翊一声喝道。

    旺财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结巴道:“回大……大少爷,老夫人让我前来传话,今日晚宴只让带小少爷过去,那个……赛姑娘的饭食会给她送到房间的。”

    听完这话,尹伊暗笑,原来是不让她参加晚宴啊,简直太符合心意了!

    慕容墨翊看向了怀里的尹伊,她也同样在看着他,只是脸红得不像样子。

    他看着她,只是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尹伊向他点了点头,意思是她同意不去。对于旁人的漠视,她以其人之道还之,反而乐得清闲。

    自从进入这慕容府,她就没见过他的家人。

    她仍记得慕容墨翊带她来到慕容府的那天,因为风大,慕容墨翊特意给她安排了一个轿子。轿落,门前却空无一人,大门紧闭,只开了扇侧门。

    周围围观的群众指指点点,看起了笑话。

    因为侧门窄小,轿子进不去,慕容墨翊就亲手把轿帘掀起,将遮面的她和孩子一同抱在了怀里。

    “我抱你进去!”他说。

    他体型粗犷,肌肉结实,  抱着她不费太多力气。但尹伊挣扎道:“我自己可以走,放我下来!”

    他却不理她,将她抱得更紧。硕大的院落,他抱着她走了足足两刻钟,院里的丫鬟小厮无不唏嘘。

    赛月婵终于进了慕容府!

    尹伊慢慢回过神来,慕容墨翊还在看着她,似乎在做一个决定。

    思索片刻,慕容墨翊移开目光看向旺财,道:“告诉老夫人,晚宴我会把月婵带去的,让他们多准备双碗筷!”

    “这……可是老夫人她……”旺财有些为难。

    慕容墨翊横眉一扫,继续道:“这事儿我已经决定了,你尽管去告诉老夫人即可!还有你,到流云那里领二十板子,再敢不经同意随意乱闯主人沐浴之地,就要了你的命!”

    旺财慌乱叩首,脑袋磕地嘭嘭作响,“是是……奴才再也不敢了,奴才这就去……”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