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5章 体罚
    看三夫人憋屈着没计较,尹伊冷冷笑了笑,心想你若是再敢损我一句,我还有一百句等着你,看看谁厉害!

    看着这一屋子的陌生人,对她基本都是不怀好意的目光,罢了,是时候离开了。

    她猛地站起了身,说道:“我吃饱了,要回去了。”

    没等任何人回答,她兀自转过身向着门口走去。

    “你给我站住!”大夫人赵氏快速站起了身,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样尊卑不分不懂礼数的女人还真是头一次见。

    尹伊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来,她听不进去任何话。

    赵氏见尹伊依旧我行我素,又愤恨地补充了一句,“你敢迈出这门口一步,以后休想再见到你儿子!”

    尹伊的脚步猛然间停了下来,她蹭地转过了身,仇视着这里所有的人,冷声道:“随你便!”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让在座的所有人目瞪口呆。在慕容府,她是首个不受约束之人。

    老夫人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她她,她……明天就给我把她撵走,我……我慕容府容不下她……”

    一群丫鬟婆子围上来帮着老夫人顺气,还真没有人把她气成这样。

    这时,黑着脸的慕容墨翊站了起来,鞠躬道:“祖母,母亲,不要生气,我这就去训斥她!”

    话罢,他疾步追了出去,没一会儿又折返回来,什么也没说,径直抱走了丫鬟怀里的孩子。

    这举动更把老夫人气坏了,她本打算拿着孩子压制两人一番,没成想两人做事都这般不受管束。

    月朗星稀,慕容府宅院里一片光明。

    尹伊飞跑着,这一个月封印在心底的伤痛被揭发,好似在抽她的筋食她的肉般疼痛难忍。

    她爱了二十年的家人就这么没有了,她恨,她恨自己还会笑,恨自己还活着……

    竹兰苑,她终于跑回了竹兰苑,接着又跑到了正房门口。这里是她的家吗?不是,她自己笑着否定了。

    突然,肩膀被一股蛮力钳制住,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子挡在了她面前。

    慕容墨翊喘息着看着她,刚刚在追她的时候他多次想叫住她,竟发现不知该怎么称呼她,他直到如今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你真是太任性了,哪怕你有婵儿十分之一的温婉贤淑,也不至于让我寸步难行!”慕容墨翊对她失望透了,几乎是吼出来的。

    尹伊抬眸看着他,月光下他的面目是那么狰狞。但是她不怕,她望着慕容墨翊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吼了回去,“不要拿我跟一个死人相提并论!她是她,我是我,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人!”

    死人?慕容墨翊恨不得捏碎她的肩膀,但纵使他用了很大的力气,但她一声也不吭,像她的性子一样顽强倔强。

    “你太让我失望了!”千言万语他只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松开她的肩膀。

    尹伊想到所有人嘲笑的眼光,想到这个无法融入的新家,慢慢有了放弃的想法。她不快乐,不,她的快乐早就随着护国公府的灭亡消失了。

    “慕容墨翊,我累了,到此结束吧!我明天就走,绝不让你为难!”终于她红着眼眶说了出来。

    慕容墨翊看着她无奈的双眼,身体起伏得厉害,她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他攥起了她的一只手腕,拉她靠向了怀里的孩子,“孩子呢,我问你孩子怎么办?他还在吃奶,你忍心抛下他?啊?”

    “孩子?”尹伊嗤声一笑,“慕容墨翊,你今天应该看出来了,你祖母和母亲都很喜欢这个孩子,反倒是我在这里是多余的,不受人待见的,没了我他会过得更好!”

    慕容墨翊竟然无言以对,她说得没错,而真正想留下她的原因还是他的私心而已。

    “不行,你不能走!”他不允许她走,坚决不行。

    尹伊鄙视地笑了,“慕容墨翊,堂堂慕容府连个奶娘都请不起吗?”

    面对尹伊坚定的眸子,慕容墨翊只能来硬的了,“救起你时,你浑身是伤,肯定有仇家追杀,若你敢走,我明天就把你送进官府,看你到底能活几天?”

    尹伊再次笑了,他竟然在威胁她,可是她是尹伊,岂会受人摆布?

    “慕容墨翊,你就这么离不开我吗?不想让我走就干脆直说,是不是我比你那死去的赛月婵更有魅力?啊?”

    尹伊笑得讽刺,笑得悲哀。

    “这可是你说的!”

    月光下,慕容墨翊的鹰眸迸射出一丝危险的信号,不待尹伊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他猛地推进了卧房里,随之是锁门的声音。

    他的脚步一步步逼近尹伊,直至把她逼到梨花木床前。慕容墨翊随手将孩子放到床头,任由他放声哭泣。

    “你想干什么?”尹伊手抵在床沿上,警惕道。

    不待尹伊反应过来,慕容墨翊猛然间一个飞扑,尹伊只觉身子咣当落入了柔软的毛绒毯上,一个结实的身子随之压了上来,把她压得死死的。

    卧房里仅有月光相伴,尹伊看着紧贴着她额头那张放大模糊的脸,有些紧张起来。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慕容墨翊高挺的鼻尖慢慢靠在了尹伊发烫的耳垂之上,低靡道:“如你所愿,我要让你做我真正的女人!”

    话罢,不待她反应过来他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唇,没有怜惜,只有蹂躏,惩罚……

    尹伊错愕,这是第二个吻她的男人,没有一丝人性,尽是屈辱的惩罚。

    她的手慢慢挪向了头上了玉簪,慕容墨翊,我堂堂护国公之女岂是你随便糟蹋的?

    忽然,空气中一道疾风划过,随着“嗤”一声闷响,慕容墨翊顿感肩头一阵剧痛袭来。

    他的唇贴着她的唇停了下来,孩子的哭声在这夜里异常可怜。

    尹伊眸色顿了顿,没有一丝犹豫地将插进慕容墨翊左肩膀的玉簪猛然间拔了出来,他也随之闷叫了一声,支撑着身体离开了她的唇。

    尹伊知道刚刚这一簪她用了多大的力气,她甚至都听到簪子插进他骨头的声音,可想而知插得有多深。

    鲜血顺着慕容墨翊的胳膊流了下来,他抬手捂住,怎么也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敢伤他?

    她完全没有女人的娇弱,不喊不叫,只是用最直接的手法伤他,毫不留情,果断狠厉。这还是个女人吗?

    “慕容墨翊,从我身上滚开!”尹伊怒斥着他。

    慕容墨翊没有做声,他就不信了,他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于是他再次俯身吻住了她……

    又一阵疾风划过,尹伊选择了让他死,她把玉簪准确地对准了他的脖子,快而狠地刺去。

    就在簪子要触碰到脖子时,慕容墨翊果断抬手一挥,两臂猛然间相撞,巨大的冲击力让尹伊手掌一松,“啪”玉簪飞了出去,接着是坠地后四分五裂的破碎声。

    尹伊瞪大了眼睛,玉簪,母亲唯一的遗物就这么碎了?

    时间静止了,身上的男人更加肆无忌惮了,像疯狗一般啃噬着她的你一寸肌肤。但她却心死了,不做任何反抗,任凭慕容墨翊撕开了衣衫,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她的心里只有玉簪,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流了下来,像洪水猛兽般。

    她的脑海里都是父亲尹忠国那慈爱的脸庞,耳边不停地回荡着他宠溺的话语:不知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配得上我的宝贝女儿?

    慕容墨翊用自己的方式狠狠地惩罚着她,却在再次吻上她的脸颊时停了下来。

    他尝到了咸咸的味道,是眼泪,他睁开了眼睛,月光下,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眼泪尤为刺眼,似乎生无可恋。

    这么强悍的女人竟然哭了?哭得没有一丝声音。

    良久他从她的身上爬了下来,他从来没想到会这么狠心地对待一个女人。

    “以后再敢忤逆我,这就是你的下场!”

    他狠狠地扔下了一句话,捂着被血湿透的左肩走了出去。

    冲动是魔鬼,他知道他冲动了……

    过了很久,尹伊慢慢坐了起来,她扯过被子盖住了肌肤上的颗颗鲜红,目光空洞地定格在一处。

    刚刚玉簪碎了,也在提醒她她有大仇要报,所以她选择放弃反抗。

    她冷冷地笑了,“慕容墨翊,今日的耻辱改日再还,男人,不过是一样罢了……”

    “哇哇……”无忧的哭声越来越小了,嗓子几近哭哑了,小小的四肢乱蹬着。

    尹伊终于抱起了他,她恨慕容墨翊,但是孩子爱到极致。

    无忧在尹伊怀里寻找着乳汁,破烂的衣衫下他很快含住了,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