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3章 苏锦绣失身
    都快临近中午了,伊伊肚子咕噜噜叫起来,昨晚跟今早都没有吃饭,这个红杏又跑哪儿去了?

    每天的这个时候大夫人应该派人来抱走无忧了,怎么今儿一点动静也没有?

    她换上一身白衣,随意梳了下头发,用被子包裹好无忧走出了房门。

    进入偏院,丫鬟和几个小厮正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着,走近细听,竟听到了苏锦绣割腕自杀几个字。

    尹伊吭了一声,几个奴才这才停住嘴,打算分开干自己的活。

    “小翠,你过来!”尹伊冲着小翠喊了一声。

    小翠这才低着头走到尹伊面前,样子很是紧张。

    “你们在谈论什么?苏锦绣怎么了?”她问。

    小翠张了张嘴又闭上,实在是不敢说,毕竟这里面牵涉到慕容墨翊,而她又是他的心上人。

    “快说,想挨板子是吧?”尹伊威胁道,她最讨厌婆婆妈妈了。

    小翠吓得扑通跪了下来,“姑娘,饶命,若我说了,恐怕也会被大夫人赶出府的!”

    尹伊眉眼一瞪,怒道:“刚刚我都听到你们谈话了,暗地里窃窃私语,就不怕我跟大夫人告状?若是你如实说与我听,我会放你一马的!”

    小翠想了想,这才站起身看了看周围,趴在了尹伊耳畔,道:“昨晚苏小姐被府上的阿贵糟蹋了,苏小姐痛不欲生割腕了……”

    听完此话,尹伊倒吸了口凉气,“那她……死了吗?”

    小翠摇了摇头,“还好被丫鬟发现了,现在没事了。”

    尹伊这才松了一口气,苏锦绣若是死了,慕容墨翊这日子恐怕就没法过了。

    哎,干嘛要替他着想,自己的肚子还咕咕叫着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让挑事的人自己折腾去吧,只是可怜这苏锦绣了。

    “红杏呢?让她做点饭送我房内,肚子都饿扁了!”尹伊道。

    小翠结结巴巴道:“那个……红杏被大夫人关起来了,说是要发卖出去……”

    尹伊追问:“就只有红杏?”

    “还有春棠……”

    尹伊冷笑了一声,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那待会儿你把饭端我房内!”

    “是,姑娘!”

    回了房间,尹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在府院里露面,不能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让他们自个儿闹去吧!

    她最终笑了,“慕容墨翊,你的命比我好不了哪里去,我相信我们做朋友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幽兰苑西厢房一个房间里,苏锦绣平躺在床上,手腕缠着白布,面色苍白,眼神空洞,泪水汩汩流着,好生可怜。

    昨晚下药的事是她给大夫人出的主意,听说赛月婵就是因为把身子给了慕容墨翊,才俘获了他的心。所以,她狗急跳墙也想到了这么个损招。

    本来大夫人是不同意的,她虽然想撮合两人,但好歹那是她儿子,她了解他的脾性,这样做必定会伤了母子情分。

    但这苏锦绣倾尽爱慕之言,誓死非慕容墨翊不嫁,这才让大夫人心软下来。

    谁成想慕容墨翊竟因刀伤裂开恢复了神智,撇下她跑回了竹兰苑。

    被欲望折磨得痛不欲生的苏锦绣在房内待了一段时间后,因实在扛不住了,就光着身子跑了出去,刚好碰到了夜晚巡逻的阿贵。

    朦胧中,苏锦绣把他看成了慕容墨翊,就冲了上去,对阿贵又是亲又是摸的。

    这阿贵才来府上没几天,也是个好色的。他不认识苏锦绣,再加上她光着身子,哪个男人能受得了,狠了狠心干脆把人拉到假山后,痛痛快快地干了十几个回合。

    两人被发现时,那靡靡之音不堪入耳,动作更是夸张得要命,欲生欲死,羞煞众人。

    阿贵当场被大夫人的人打破了脑袋,绑了起来。而苏锦绣却又黏上去又亲又摸,分都分不开,真是让在场的几个丫鬟小厮过足了眼瘾。

    苏锦绣被拉回房间后,仍旧神智不清,欲望强大。大夫人没办法只好请来了大夫,在大夫用了些镇定安神的药后,总算安静下来。

    苏老爷苏明礼是知道昨晚这出戏的,本还想着今早就得了个好女婿,谁成想竟让一奴才得了便宜,真是脸都丢天上去了。

    待苏锦绣清醒后,他狠狠甩了她一嘴巴子,扔下她离开了慕容府。

    苏锦绣得知自己干的龌龊事后,羞愤不过割了腕……

    大夫人把昨晚看过这出事的丫鬟小厮全部关了起来,谁若是敢说出去,就割了舌头发卖到妓院。

    而一心想当管事的红杏也早早来了幽兰苑探查情况,刚好让大夫人撞见。气愤不过的她让人把红杏和春棠当场绑了起来。

    这一夜,慕容府真是空前绝后的热闹,老夫人都气晕了过去。

    此事虽然与慕容墨翊脱不了干系,但他也是受害者。大夫人感觉有愧于他,发生了此种丢人现眼的事也没脸训斥他。

    慕容墨翊是今早听流云说了这事后,才赶到幽兰苑的。此时房内就只有苏锦绣、大夫人和他三个人。

    慕容墨翊看着床上生无可恋的苏锦绣,心里也是难受得要命。

    昨天在凉亭里,苏锦绣说尽爱慕之言,卑贱地求他娶她,但他给她的始终是冷冷的拒绝。

    他对她说,他娶的女人必须是心爱之人,他不爱她,所以不要再痴心妄想。

    冷冷的拒绝,她哭,他没有一丝感觉,只因不爱。

    “锦绣啊,人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不要再想不开了。”大夫人坐在床边安慰着她,虽可怜她,但再也没有让她嫁进慕容府的想法了。

    一个女人的贞洁比命都重要,发生了这样的事,即使可悲,但人心更可悲,只因思想太封建。

    苏锦绣掉着眼泪,心如死灰,这辈子算是完了。

    慕容墨翊负手站着,魁梧的身躯挺拔刚毅。赛月婵死了,他的心也跟着死了,没曾想却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

    “苏小姐,我慕容墨翊此生只爱赛月婵一人,若你不怕嫁我后孤单寂寞,我愿意娶你!”

    铿锵有力的话语回荡在宽大空旷的房间里,坚定又无畏。

    苏锦绣空洞的眼睛在听到这话后瞬间瞪得老大,她缓缓转头看向了床榻旁的慕容墨翊,这是在做梦吗?

    她干净无暇的时候,他弃她;她肮脏低贱的时候,他要她?她的眼泪流得更急了……

    “翊儿,翊儿,此事……此事非同小可……你……”一旁的孙氏急了,她慌乱地拉住了他的胳膊,拼命地摇着头,“我不同意,老夫人也不会同意的!”

    慕容墨翊看向了孙氏那焦急无奈的眼睛,手覆在了她的手上用力握了握,道:“母亲,这事儿我已经决定了!”

    “不,翊儿,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先前一个赛月婵已经让人笑掉大牙,如今再……”孙氏看了眼床上的苏锦绣把话活活吞了回去。

    “母亲,错在我,与旁人无关。”他说,接着看向了苏锦绣,道:“我这就派人把这个消息告诉苏老爷,你好好休息,不要有太多顾虑。等你伤好了,我就娶你!”

    苏锦绣激动得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拼命地流着泪。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