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27章 尹伊受伤
    第二天天还未亮,正在睡梦中的慕容墨翊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扰醒。

    昨夜酒喝得太多头有些刺痛,闭眸想了想已经跟苏锦绣成婚,他自嘲一笑,感觉跟做梦一般。

    敲门声再度响起,依然穿着喜服的他从那张休息用的长椅上站起来,走过去敞开了门。

    刚开门,流云急匆匆冲了进来,“大少爷,出事了!”

    慕容墨翊深看他一眼,流云是何等临危不乱之人,如今竟如此紧张。

    “嗯?出什么事了?”他问。

    “昨晚……昨晚九门提督薛贵和薛统领在回家途中被刺杀了!”流云低声回道。

    “什么?”慕容墨翊惊诧不已,眼神慢慢变得狰狞。

    昨天薛贵和来参加了他的婚宴,也送了贵重的贺礼,晚上喝完喜酒才回去的,而且喝得叮咛大醉。

    “是在喝完喜酒回家途中被害的吗?”慕容墨翊想确定一番。

    流云点头,“对!”

    慕容墨翊攥紧了拳头,薛贵和可是朝廷一品大员,负责皇上和皇城的安全,武功盖世,怎么会说被杀就被杀了?

    酒,对,他喝醉了,这才让人钻了空子。

    “死在什么地方?”慕容墨翊又问。

    流云回答,“在半路那条密林处,一个黑衣刺客从天而降,隔着马车帘子一剑刺穿喉咙,薛统领连反抗都没反抗,直接毙命!”

    薛贵和的府邸在顺城与衢城临界处,距离远,位置较为偏僻,途中的一片密林,刚好给刺客提供了良好的藏身之所。

    想到昨晚薛贵和带了十几个侍卫,各个都是高手,慕容墨翊又问,“那刺客有没有捉到?”

    流云摇了摇头,“没有,那刺客轻功了得,武功更是精湛,加上天黑,逃向了密林深处,侍卫们没能追上。但是听说抓捕的时候胸口受了一刀,皇上正派人全城搜捕呢!”

    慕容墨翊倒吸了口凉气,是谁有这胆量单枪匹马地刺杀朝廷命官?这刺杀又是出于何目的呢?

    这时流云又说道:“薛统领昨夜是在我们慕容府喝的酒,我担心皇上会怪罪到我们头上……”

    慕容墨翊沉思片刻,摇了摇头道:“不会,若是真怪罪到我们头上,昨晚就该行动了。”

    流云点了点头,“希望如此吧!那我们下一步该干什么?”

    慕容墨翊蹙了蹙眉,“静观其变吧!”

    沁春苑里,正房的灯火一夜未灭。尹伊平躺在床上手捂胸口,面色苍白。滴滴血泪直流,没人知道她此时有多么激动。

    雪蝶静静地看着她,心疼到极致。

    昨夜本该雪蝶行动的,但尹伊强行阻止了,她父亲的头颅是薛贵和亲手砍下的,她势必要手刃仇敌。

    薛贵和和尹忠国本是很好的知己,一人保卫皇宫,一人驻扎边境,是御景帝的左膀右臂。尹忠国被杀那天,薛贵和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可谓是凶残至极。

    当那毙命的一剑准确地刺穿薛贵和喉咙时,尹伊是多么解恨。纵然你有绝世武功,也让你无机会施展。

    “慕容墨翊,谢谢你的喜酒,这喜酒可真是好东西啊!”尹伊呢喃着。

    当雪蝶把薛贵和在府内喝喜酒的事告知尹伊后,尹伊当机立断选择当下动手,杀他个措手不及。

    她想过千千万万种刺杀薛贵和的方法,没想到老天竟给她安排了这么好的一个契机,慕容墨翊,对不住了。

    雪蝶担忧道:“小姐,天就要亮了,你这伤可怎么办?”

    尹伊在刺完薛贵和准备撤身时,被左右两侧的四个侍卫来了个夹击,闪躲不及左胸被划了一刀,刀口很长但不深,对一个女人来说也是很难承受的。

    雪蝶已经对刀口进行了包扎处理,浓浓的刀疮药味弥漫,万一院里有人来,就不好办了。

    尹伊笑道:“无妨,趁小翠还没醒,你现在就去把我心口疼的草药拿来,用药罐子放到这炭盆上熬,这刀疮的味道药自然就盖住了。”

    雪蝶点头,赶紧去办了。此时的小翠正趴在桌上沉沉睡着,她已被雪蝶用暗香迷晕。

    尹伊看了看床上的无忧,会心地笑了。这孩子真是省心,一晚上了都没有哭闹。她抚摸着无忧的小手,笑道:“知道为娘有要事去办,你也帮衬一把吗?”

    天亮了,又是崭新的一天,阳光普照,为这冬日带来丝丝温暖。

    小翠终于醒了过来,她疲惫地伸了伸四肢,怎么会睡着呢?还一觉睡到了天亮。

    她皱着鼻子嗅了嗅,怎么这么浓郁的草药味?四下望了望,尹伊正在床上和着被子安然睡着。又定眼一看,才看见炭盆上的药罐子。

    “诶呀,谁这么蠢把药放屋里熬?”小翠咒骂着站起了身,向着药罐子走去。

    尹伊是真的睡着了,一夜的折腾加上刀口的疼痛,她疲累急了。

    小翠刚把已经熬干的草药从炭盆上端下来,这时门开了,雪蝶走了进来。

    小翠大步跨到雪蝶面前,指着药罐子一脸生气道:“雪蝶姐,这是你干的吧?还让不让姑娘在屋内休息了?”

    雪蝶立马低下头来,低声道:“昨夜姑娘心口疼,见你睡着,就沒忍心把你叫醒,就让我熬药。我见屋内炭火生得旺盛,就放到了此处,姑娘也没责备,于是就……”

    小翠一听尹伊心口疼,心里又自责又生气,道:“什么?姑娘又心口疼了?你怎么不把我叫醒呢,像你这么粗心大意的人怎么会伺候人呢?你看,药早就熬干了,真是的!”

    说完,把药罐子端了出去,重新熬药去了。

    雪蝶抿嘴一笑,难得一个忠心的丫头。再看了眼床上的尹伊,走过去为她掖了掖被子,坐到了床边。

    她是尹忠国的贴身暗卫,在边境这几年,她见证了尹伊的成长,两人就像姊妹一般亲近。她额头的刀疤就是尹伊亲手缝的,记得当时她边缝边哭,说也要在额头上割一刀陪她一起丑。

    如今想来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真是漫长血泪史。堂堂护国公唯一的女儿不在闺阁中享福,倒是上了残忍的战场。

    对待敌人,她嫉恶如仇,杀伐果断,招招狠绝。但对待亲近之人,她会毫无保留地把心交出,痴傻到连别人要害她都一无所知。

    楚俊生,就是那么一个让她痴傻到绝望的人。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