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49章 我爱她
    肩膀猛然间被按住,尹伊身子抖了一下,随之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这是怎么了?心口又疼了吗?”

    慕容墨翊来了,在她最痛苦的时候,为什么每次都是他来到身边?

    尹伊缓缓抬起了头,面具下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那双赤红的泪眼瞒不过他的眼睛。

    慕容墨翊紧张地心在发抖,他想起了梁金山的话,不,不能让她痛下去,怎么办?

    忽然,他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紧紧抱在了怀里,一边拍打着她的后背,一边语无伦次道:“听,听我说,你有没有喜欢的花?你,你肚子饿不饿?你,你喜欢吃糖人吗?这里有卖兔子的,还有红色的兔子……”

    尹伊靠在他的胸口,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好奇怪,心口好像不那么痛了?

    “那边还有卖鱼的……你喜不喜欢王八,对,还有卖王八的……”慕容墨翊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他要分散她的注意力。

    尹伊的眼泪流得更凶了,不为楚俊生,为这个傻乎乎的男人,原来他傻起来比慕容墨轩还要可爱。

    听到尹伊的抽泣声,慕容墨翊更慌了,他松开她,看向了她泪水泛滥的眼睛,顿时眉头皱起,双眼嗜血。

    “你……你听我说……”

    “真有红色的兔子吗?”红润饱满的小嘴儿微微弯了弯,露出了整齐的皓齿。

    慕容墨翊愣住了,很快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再次拥她入怀,“有,有,我带你去!”

    相拥的两人根本不知道此时他们已经被人群圈了起来,成了遭人指指点点的不知廉耻之人。

    试想一下,这是什么年代,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密相拥,关键是两个男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被驴踢了。

    慕容墨翊摘下了尹伊的面具,嗜血的眼里立马浮现一丝宠溺,笑成了一个天真的孩子。

    “你知道你现在像个什么吗?”他笑着问。

    “额……”尹伊瞪着大大的眼睛表示不解。

    慕容墨翊抬起手,用衣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她被泪水冲垮了的“妆容”,道:“像只小花猫,又脏又丑的小花猫!”

    尹伊这才想起自己脸上还有锅底灰,被泪水一冲,她能想象到脸有多惨烈。

    但是眼前的男人竟一点也不嫌弃,他不是个温柔的男人,但是此刻他的动作是那么得温柔小心。

    “大庭广众之下真是不知廉耻!”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扔出了一句话。

    两人这才意识到他们已被包围起来当猴看,尹伊赶紧将面具戴上。

    扫过围着的众人,忽然几道厉眸同时进了两人的视线,老夫人、大夫人、三夫人以及她两个女儿就在人群里,周围还有府里的丫鬟小厮。更可笑的是还有一些达官显贵也在其中。

    忽然慕容墨翊向着人群中大声喊道:“刚刚是谁说的不知廉耻,有种现在就给我站出来!”

    粗犷蛮横的声线让人群为之一震,没有人回答,更没人敢上前。

    尹伊急忙拉了拉慕容墨翊的衣袖,低声道:“行了,不要惹事了!”

    不待尹伊反应过来,慕容墨翊快速揽她入怀,人群中又是一片唏嘘躁动。

    慕容墨翊看了眼围观的人群,大声道:“我是慕容墨翊,此人是我最爱的女人赛月婵,说我廉耻可以,但是说她不行!”

    慕容墨翊跟赛月婵两个名字一出口,所有人都惊诧不已,原来这个戴面具的男人是女的,是慕容墨翊最爱的女人赛月婵。

    两人的故事早就成了一段佳话,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接受了两人刚刚的行为。

    尹伊抬眸看向了他那双坚毅的双眼,大庭广众之下,他竟然如此维护她,心像是有了归属,楚俊生带给她的痛竟一点也感觉不到了。

    “你真是够蠢的!”尹伊瞪着他小声嘀咕了一句。

    慕容墨翊看她一眼,“我愿意!”

    随着人群渐渐散去,尹伊余光瞥见一个人在向他们这边走来,她道:“本来还想离着你的家人远一点,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了,你这一闹有我受的了!”

    慕容墨翊转头看向走过来的母亲大人,又把目光看向她,道:“没事,有我在!”

    赵氏走到两人面前,那目光像利剑一般。尹伊心想,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的脸早就挨耳光了。

    果不其然,大夫人看着她开口了,“我真想剖开你的心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除了一副皮相,还有什么值得翊儿为你死心塌地的?”

    尹伊把目光看向慕容墨翊,这个问题还是留给他回答吧。其实她也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自己都如此残忍对他了,他总是没有狠心抛弃她?

    慕容墨翊对上尹伊的目光,良久才看向赵氏,低下头沉声说了句,“母亲,因为我……爱她……”

    多么露骨的话,慕容墨翊竟毫不回避地说了出来,只因为爱她,所以会不离不弃。

    尹伊的心跳得好快好快,她攥紧拳头低下头来。爱,多么纯洁美好的一个字,这个字,楚俊生跟她说了无数遍,可是该抛弃的时候眼睛也不眨一下。

    她自我安慰着,这话应该是说给赛月婵的,对,不是她。

    想到此处,尹伊果断地抬起了头,把所有的不适悄悄掩饰掉,帮他把赛月婵的身份拌演好。

    赵氏并没有因慕容墨翊露骨的话生气,反而伤心至极。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是她的骄傲,是她唯一的寄托,可怎么就被这么个女人勾去了魂魄?

    “翊儿,你说你爱她,我信!可是她爱你吗?你这样痴傻地付出,值得吗?”说完此话,赵氏红了眼眶。

    不知怎的,尹伊心好痛,上次赵氏求她嫁给慕容墨翊时,她就对赵氏心存好感。她是个多么要强的女人,却在慕容墨翊身上让步太多,即使再讨厌她,也没有暗中伤害过她。

    只听慕容墨翊道:“值得,当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根本管控不了自己的心。”

    赵氏看了尹伊一眼,低头叹了口气,眼泪夺眶而出,再次做出了让步,“好吧,随你去吧,只要你开心就行!”

    话罢,赵氏擦了擦眼泪转身又回到了老夫人一行人身边,带领众人向别处走去。

    尹伊看着赵氏孤单离去的背影,真心为这个母亲心痛到了极点。母亲,永远是天底下最无私最伟大的人。

    转头看去,慕容墨翊同样在看着赵氏离去的方向,一个大男人,眼里蓄满泪水,硬撑着没让眼泪流下来。

    这时,尹伊盯着他突然说道:“慕容墨翊,我们做朋友吧!”

    慕容墨翊回过神来看向了她,惊诧道:“朋友?”

    尹伊郑重点头,“对,我没有朋友,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尹伊确实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慕容墨翊锁紧她的眼睛,“做我的朋友必须肝胆相照,你敢吗?”

    尹伊咬了咬牙,杏眼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算了,白说了!”

    没走成,手被拉住了,随之而来了一句,“你可以除外!”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