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85章 束发
    第二天,尹伊醒来时发现一双眼睛正紧紧盯着她,那人正是慕容墨翊。

    仔细看去,他就侧躺在她的身侧,一只胳膊撑着脑袋,细细地看着尽在咫尺的女人。

    尹伊这才发现,两人各盖了一床被子,至于昨夜那缠缠绵绵誓死不休的拥吻,像做了一个绵长而又美丽的梦。

    “身体感觉好点了吗?”慕容墨翊轻声问道。

    尹伊回过神来,脸红了一片,又看了一眼被子里的身子,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白色寝衣。

    “嗯,好了。”她简单回答了句。

    慕容墨翊此时的目光是温柔的,嘴唇因为亲吻有些红肿,他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要再去以身犯险。你只是个平凡的女人,肩头是弱小的,遇到困难让我来扛,知道吗?”

    这些话让她好感动,他难道已经猜出她这么做的目的吗?

    对,他确实猜出来了,他派人将事情调查了个水落石出,包括前日慕容墨轩挨打的事。

    最主要的一点,她是尹忠国的女儿,一个英雄的女儿定然会跟他父亲一样忧国忧民。

    “你……是怎么处理的这件事……”尹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提出了心底的疑团。

    慕容墨翊想到邹海那张臭嘴啃了尹伊,就怒火中烧,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该杀的杀,该伤的伤,他们都得到教训了。”

    “你都杀死了谁?”尹伊有些担忧。

    慕容墨翊脱口而出,“邹海!”

    尹伊瞬间捂住了胸口,她本想让慕容墨翊看看邹海的真面目,然后将他革职查办,另换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县令。

    但没想到慕容墨翊竟下了如此狠手,邹海虽是七品芝麻小官,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这御景帝万一追究起来他能全身而退吗?

    “慕容府不会受牵连吗?”尹伊弱弱问了一句。

    看着尹伊担忧的眸子,慕容墨翊抬手拍了拍她的肩头,“我会处理好这件事儿的,你不用担心!”

    “是我给你惹麻烦了!”尹伊羞愧道。

    慕容墨翊笑了,“不,这样的贪官污吏早该清理掉了,你算是为百姓做了件大好事。”

    尹伊依旧愁眉不展,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慕容墨翊再次拍了拍她的肩头,笑道:“你觉得什么样的官员适合当清平镇的父母官?”

    这话让尹伊陷入了沉思,但脑海里忽然想到一个人,眼睛也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那人蠢蠢笨笨的,加上前日在百姓面前立了威信,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慕容墨轩,对,就让他当清平镇的父母官吧!”

    慕容墨翊一愣,这回答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为什么是他?”

    尹伊直言道:“墨轩他资质平庸,在科考这条路上很难有出头之日。你们慕容府有的是钱,花钱为他捐个官又不是什么难事?还真想让他当一辈子寄生虫,埋没他的理想抱负啊?”

    慕容墨翊沉默了一会儿,“墨轩脾气执拗,思想古板,最见不得投机取巧之事,万一捐了官,他不上任怎么办?”

    尹伊淡淡一笑,没想到慕容墨翊也是个古板之人,慕容墨轩可是慕容家的二公子,要说早就该买个官做了,没想到兄弟二人竟都把名声看得如此重要。

    如今捐钱买官已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只要你有钱,小官小将的差事像他们这样的贵族人来说简直得就像小菜一碟。

    “那当然得多费些口舌了,即使把他强安在这个位子上,但为了这份责任,他也会慢慢适应的,就让他试一下吧!”尹伊开解道。

    慕容墨翊深深凝视着她,此时的她是护国公大将军之女,说出的话自然有分量。他很难想象她是怎么活过来的,活着对于她来说需要太大的勇气,如今能听到她畅所欲言,他是很感激上苍的。

    “好,我试试!”他终于点头。

    “不是试试就可以的,是全力以赴!”尹伊又补充道。

    “好!”

    两人起了床,慕容墨翊像以前一样帮着尹伊穿衣服,穿鞋子,动作一如既往的笨拙,尹伊竟觉得越来越熟悉。

    刚吃完早饭,流云急匆匆赶了过来,那紧张的表情尹伊都看在眼里。

    只见流云走到慕容墨翊身边,轻声耳语了几句,慕容墨翊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

    “你如果有急事的话,就快走吧!”尹伊说了一句。

    慕容墨翊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终冒出一句难为情的话语,“你会束发吗?”

    尹伊一脸惊愕,良久才回过神来,这个男人是要让她帮他束发吗?这好像是恩爱的夫妻之间该做的事,也或者是丫鬟该做的事。

    “我可以试试!”尹伊小声应了一句,心里火燎燎的。

    慕容墨翊跟随尹伊来到了她的梳妆镜前,当铜镜上出现了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时,镜子里的两人互望着。

    尹伊突然一阵心绞痛,杏眼忧郁地眨了眨,差点就要流下泪来。曾经的每一天,她都是这样为楚俊生束发的,如今的男人换了人,而她竟愿意为他束发。

    尹伊慢慢拿起了梳子,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他张扬凌乱的墨发,他的头发很粗很黑,根根质地坚硬,就像他的人一样粗犷。

    头发多处打了死结,尹伊废了好大的劲才梳开。这男人真是太随意了,相比楚俊生那一头柔顺细软的墨发,他的头发就如疯长的野草,张扬跋扈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看着尹伊皱起的眉头,慕容墨翊有些不好意思了,“若是太难梳,就不用梳了……”

    尹伊从镜子里瞅了他一眼,说了句毫不留情的大实话,“同样是大户人家的公子,你怎么就这么邋遢呢?”

    慕容墨翊脸瞬间黑了,噌地站起了身,害得尹伊手里的梳子都落到了地上。

    “算了,还是不用你梳了!”

    慕容墨翊气鼓鼓地扔下一句话就往门外走,他是吃醋了,吃楚俊生的醋,他感觉尹伊话里行间都在拿他跟楚俊生作比较。

    尹伊快速拉住了他的手腕,重新将他拉到镜子前坐了下来。

    “小气!”尹伊没好气地骂道,但手上的力度却依旧轻柔。

    慕容墨翊不做声,想到楚俊生那温文尔雅的气质,俊美至极的长相,心里就跟堵了一块大石头。

    很快,尹伊便熟练地将他一头张扬的乱发用一根玉簪束在了头顶。

    尹伊望着镜子里的男人有瞬间失神,没想到束起发的他温柔多了,硬朗的五官,不怒自威的气场,真像是一位位高权重的王爷。

    慕容墨翊再次要站起身,尹伊却抬手按住了他的肩头,柔软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畔,“我再帮你修剪一下胡须吧!”

    慕容墨翊心里一哆嗦,刚刚对她那么凶,是不是太小气了,他的脸色瞬间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清冷的眸子如同一望温泉,暖暖的,温柔极了。

    尹伊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只是放在他肩上的细手被轻轻握住了,接着慕容墨翊握着她的手转过了身,厚实的手掌不时的摸索着她的小手,尹伊脸又红了。

    慕容墨翊慢慢站起了身,看着她闪躲的眸子,轻轻揽她入怀。

    她是护国公的女儿,如今竟在为他束发,是不是太轻贱她了?

    她和楚俊生之间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楚俊生抛弃了她,她能活着本就不易,为什么还要计较她那一点点难以割舍的回忆呢?

    每个人都有好的或是坏的回忆,忘记却是最难办到的,更何况是如此惨烈的回忆。

    尹伊在她怀里没有动,她不敢动,更重要的是已经习惯了他所有的一切,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而她此时就感觉到了可怕。

    良久,他推开她,道:“好了,胡子就不用修剪了,我时间紧迫,得走了!”

    尹伊默默点了点头,故作平静道:“嗯,小心点!”

    慕容墨翊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后,快步走出了房间。

    当房里只剩下尹伊一人的时候,她踉跄地坐在了床上,她知道慕容墨翊肯定是去见皇上了,不然是不会束发的。

    这次慕容墨翊为了她将一个好好的衙门搞得血流成河,这在彧国可是第一人。若是御景帝怪罪下来,她真担心慕容府会跟护国公府同样的命运。

    想到此处,她便跑出房间找到了雪蝶。

    “雪蝶,派几个兄弟偷偷潜入皇宫,监视着狗皇帝的一举一动,我担心慕容墨翊有危险!”尹伊慌乱道。

    雪蝶坚决摇了摇头,“小姐,狗皇帝为了自保,皇宫现在守卫固若金汤,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我们的人不能冒险!”

    尹伊急了,“可是……可是慕容墨翊怎么办?我……我担心……”

    “小姐,我知道慕容墨翊对我们不薄,但是兄弟们的命不是用来赴死的,还望小姐想明白!”雪蝶苦苦劝着。

    尹伊最终败下阵来,是啊,兄弟们出生入死为的是为护国公府的百条人命报仇,若是为她私用,真是太自私了。

    “算了,就看他的造化吧!”尹伊最后呢喃了句。

    chap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