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98章 阿君现身
    一晃十天过去了,流云也从顺城回到了边境,如慕容墨翊所料,尹伊和雪蝶确实没有回顺城,彻底失去了踪迹。

    御景帝已经昭告天下,慕容墨翊为镇国大将军,赐名镇国公。

    顺城慕容府上下张灯结彩,欢天喜地。老夫人和大夫人欢喜至极,特设宴喜庆三日,更有达官显贵登门道喜,可谓是光宗耀祖。

    这十日,慕容墨翊不知疲累地日夜操劳,他重整军纪,重塑士气,护国军总算有了该有的样子。但是即便如此,护国军还是不能完全把心交于慕容墨翊,总是带有些许疏离。

    慕容墨翊除了在和各位将领谈论军情时能多说上几句话,其余的时候大多是沉默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到边防最高的城墙上向着远处默默眺望,一站就是一个时辰。这里是整个边防最显眼的地方,他多希望她能看到他,他在等她……

    微风拂过他依旧张扬的墨发,负手而立的他一身戎装英姿勃发,尽显英雄气概。

    “嗖!”一利刃极速摩挲空气的响声划过,慕容墨翊眸光一闪,极速闪身。只听“嚓”一声,一支飞刀擦过胸膛稳稳插进青砖壁垒内。

    慕容墨翊向那飞刀看去,只见一四方纸条插于飞刀下。他机警地四下望了望,空气里弥漫着一丝淡淡混乱的气息,有人!

    “谁?”慕容墨翊向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处大声喊道。

    回答他的仅是丝丝风声。

    他谨慎地移到壁垒边,飞快拔出飞刀,取下纸条火速展开来。就着壁垒上熊熊燃烧的火把,慕容墨翊看清了纸上飞跃般的字迹。

    当读完寥寥无几的内容后,他眸光阴暗下来,攥紧纸条,再次向黑暗处望去,可是空气里已经没有了那人的踪迹。

    不容迟疑,慕容墨翊大步离开城防墙,向军营奔去。

    他差人将已经休息的司马季等几位将领叫到了他们商讨军情的营房。几人赶到时都显得很匆忙,司马季甚至穿着寝衣就来了。

    这是慕容墨翊第一次在深更半夜把他们叫来,怕是遇到殷国敌军的突袭情况,几人自然不敢懈怠。

    慕容墨翊坐于一书桌前,等几人到齐之后,他才站起身,一声不响地将手中的纸条递到了司马季手里,暗中观察着他的反应。

    司马季看到纸条上的字迹之后,手抖了起来,哆嗦着嘴巴好久说不出一句话来。陈实立马上前查看那纸条,脸瞬间变得异常惊讶。

    其余的几位将领也赶紧上前查看,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久久沉浸在惊诧之中。

    慕容墨翊眼睛眯着眯,通过他们的反应可以断定,他们肯定认识送纸条的人。

    慕容墨翊绕着几人转了一圈,眸光若有深思,走到司马季跟前时,他试探着说话了。

    “司马将军觉得这信息可靠吗?”

    司马季回过神来,眨巴着眼睛再次看了一眼那张纸条,颤抖着点了点头,道:“可靠,非常可靠!”

    慕容墨翊眼神顿了顿,“若是信得过我的话,可否跟我解释一下?”

    司马季赶紧抱拳,道:“大将军此言有些疏离了,我们本就是同一战线的人,定会如实相告。”

    慕容墨翊笑着点了点头,“那司马将军请说!”

    司马季叹了口气,看向了身旁激动不已的其他几位将领,道:“是阿君,他回来了……”

    慕容墨翊看向几人,只见他们眼圈都红了,心里更疑惑了。

    这时,陈实开口了,“阿君回来了,我们最大的助力来了!”

    慕容墨翊还是一头雾水,阿君是谁?居然被大家如此看重,他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阿君是护国公最宠爱的一个秘密部下,大部分时间都潜伏在敌国获取大量军情,我们彧国之所以能够这么早打败敌国,得有一半的功劳归功于他。”司马季解释道。

    慕容墨翊顿时明了,可是仍然疑惑重重,道:“那他为什么不肯露面呢?”

    司马季叹着气,摇了摇头,道:“他本就不受我们管控,护国公一死,他就等于脱离了我们,我们根本没有权力支配他干任何事情。”

    “那你们可曾见过他?”慕容墨翊紧接着问。

    这话让司马季想到了跟尹伊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双深邃的眼睛瞬间红了。

    “见过,何止是见过……太平的时候,我们就像家人一般一起吃一起睡,他除了是个神秘人之外,就是个简单的孩子,天真烂漫,人见人爱,跟将士们打成一片……”

    陈实又接过话,“对,我们都拿他当孩子一般看待,从来到边境,他就已经跟在护国公身边了,两人亲如父子,感情异常深厚!”

    慕容墨翊对这个阿君越来越好奇了,“既然你们感情这么深,他为什么不回来呢?”

    司马季叹了口气,“护国公之死,相信他比任何人都心痛,是不敢面对这一切吧!”

    慕容墨翊总算是了然于心,但是仍有疑惑,“既然他跟你们这么熟,把纸条送给你们就是了,怎么单单送给我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感到不解。是呀,他跟他们这么熟,完全可以把这纸条传给他们,怎么会送给未曾谋面的慕容墨翊呢?

    “兴许他知道你是现在的大将军了吧?以前的消息他也是直接送给护国公的。”石梁来了一句。

    这个解释众人还算能接受,但是慕容墨翊仍觉得哪里不对劲。

    想到阿君一个功臣默默付出,独留别处,慕容墨翊心有不忍,于是道:“既然他重新来帮我们了,我们应该像家人一般对他。所以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想办法把他留在军中。最近战事也不吃紧,没必要让他孤单一人独留别处?”

    司马季等人顿时激动不已,这是他们想说但是不敢说的,毕竟他是护国公的人。没想到慕容墨翊如此大度,几人不禁感叹他胸襟宽阔,对他更是心悦诚服。

    突然,司马季拱手跪了下来,感激道:“若是这样,司马季等人真心谢过大将军!”

    陈实等人也赶紧跪了下来,阿君在他们心里永远都是家人。

    慕容墨翊赶紧将几人扶了起来,道:“各位将军真是折煞我了,若是你们有什么话可以跟我直言,只要是我慕容墨翊能做到的,定会尽心去做。”

    几人感激地点点头,“谢将军!”

    一片丛林深处,一个闪电般的黑影飞过丛丛树木,直到寻到一处火光才跃身而下。

    另一个黑衣人举着火把靠了过来,急切道:“小姐,消息送到了吗?”

    尹伊扯下面巾,一张再也普通不过的男儿脸露了出来。属于男孩特有的古铜色肌肤,狭长的丹凤眼,宽大的鼻子,丰厚的嘴唇。

    这就是阿君的真实面目,一张易容后毫无出彩的脸。

    这张脸她用了很多年了,有些时候都觉得,她本来就长这个样子,对于自己倾国倾城的面容都忘了。

    记得曾经她每次给护国公送消息的时候,护国公都会捧着她这张脸看上好长时间。

    “我的宝贝女儿啊,快把面皮揭下来,让父亲好好看看你!”

    尹伊就会从耳根处把面皮一点点揭开,直到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展露出来,然后冲着尹忠国调皮一笑。

    “父亲,你感觉更喜欢哪张脸?”她调皮地问。

    尹忠国心疼地看着她,轻轻抚摸着她那如玉的脸蛋,心疼又骄傲道:“当然是这张了,看,我的女儿多漂亮!”

    尹伊完全沉浸在以前的回忆里,那时的她多么幸福啊!

    雪蝶看她呆愣的神情,上前推了推她,“小姐,小姐,你有听到我在说话吗?”

    尹伊这才回过神来,看向雪蝶,道:“送去了……”

    雪蝶见她有些不对劲,于是追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有什么不顺吗?”

    尹伊再次沉默了,脑海里出现了慕容墨翊那孤独寂寞的身影,他站在那么高的位置,苍劲挺拔的身姿是那么突兀。

    离开那晚,她本来是要给他留张纸条的,但是却不知说什么好,她把身子交给了他,算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吧。于是她什么都没留下就走了。

    她在远处偷偷地望了他好久好久,他就那样孤独的站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为什么他要站在那里,是在等她吗?还是他已经把她忘了?

    本来这消息是要送到司马季手里的,可是看到他之后,她就挪不开步子了。

    她想更近距离地接近他,所以她把飞刀射向了壁垒,哪怕是仅有一瞬间的靠近也值了。

    良久,尹伊悠悠开口了,“我把消息传给慕容墨翊了,这么晚了,他孤零零地站在边防最高处,不知在等什么?”

    雪蝶垂下了眸,临走前的那一晚,她听到了她和慕容墨翊暧昧的床音,她能把身子交给他,定然是爱上了他。

    可是就算是爱上了又能怎样?重重障碍挡在中间,只能是遥相思了。

    “小姐,若是想他就回去看一看吧,风影兄弟们有我在,你不必挂心!”雪蝶劝道。

    尹伊摇了摇头,“不了,就算见了又能怎样?迟早要离开,长痛不如短痛啊!”

    雪蝶没再说什么,她知道两人注定分离,或许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w2305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