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15章 慕容府被挟持
    慕容墨翊走后,尹伊便关紧房门忙活起来。两刻钟后,她顶着一张新鲜面孔从房内走出。对,她易了容,易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农夫,穿的衣服也是雪蝶最近下地耕种的粗糙黑色布衣。

    雪蝶这几日简直太拼了,一天到晚不着家,光顾着帮百姓耕种了,所以打探消息的事只有自己亲力亲为了。

    她出了家门,寻得一匹快马便火速赶往慕容府。她唯一庆幸的是,肚里的孩子一点也不娇嗔,即使她骑马或是大动作打斗,都不曾伤他分毫,所以她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

    归根结底还是他身体底子好,当然她也是十分注意的,就像那次从边境赶回顺城,她其实是坐的马车,当快到达城门时才换的快马。

    再就是此次骑马,她也是脚撑在脚蹬上,让胯间不至于太受力。

    两刻钟后尹伊在离慕容府两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只见慕容府已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尹伊脚踩脚蹬站起身,透过拥挤的人群竟然看见了慕容府门口已被重兵把守,而且都是禁军。再抻头一看,竟看到肖胜手持大刀对着百姓耀武扬威。

    怎么回事?这么大的阵势难道是御景帝去了慕容府?照说也不可能啊,御景帝应该下不了床才是啊?

    容不得多想,看来只得下去问问了。

    尹伊将马拴好后,混进了围观的人群,刚好听到两个老者交谈着。

    “皇上真是昏庸啊,刚杀了护国公,如今又要对镇国公下手,这还有什么天理可言啊!”

    “皇上得了重病,说是镇国公可以拿出药方,可是镇国公不拿,这才招致杀身之祸!”

    “我看是作孽做多了,报应还差不多!”

    “可怜慕容府上下已被禁军控制,听闻老夫人快不行了……”

    尹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此次慕容府被困是受她所累?药方?难道是指她的血?御景帝又是怎么知道的?

    此事除了雪蝶知道外,就是慕容墨翊了,难道是慕容墨翊跟御景帝说了什么?

    这一切不会是御景帝和慕容墨翊商量好的吧?会不会是他们想联手骗她出来救御景帝,然后再对她下狠手?

    正想着,只见慕容墨翊魁梧的身躯从大门口走出来,身后还有重兵拿长矛押着,此时的他冷得彻骨,脸上有着嗜血的光芒。

    肖胜笑眯眯地向他走了过去,嘲讽道: “镇国公,可是见了府里的家人了,皇上可是说了,天黑之前若是搞不到药方,慕容府就……”

    “嘭”一声,慕容墨翊紧攥的拳头狠狠向着肖胜的右边脸挥了下去,肖胜狠摔在地,嘴角流血。

    慕容墨翊也因为扯动了伤口而痛苦地抚住了胸口。

    而此时的肖胜气红了眼,在这么多将士和百姓面前被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想着自己堂堂右卫大将军竟受如此屈辱便心有不甘,于是快速站起身,趁慕容墨翊毫无防备之时抬脚踹向了他的胸口。

    当慕容墨翊意识到那一脚时已经晚了,躲肯定是躲不过了,于是站稳身子等着那脚落下,最起码不能倒下。

    可是,肖胜的脚刚接触到慕容墨翊胸前的衣襟便鬼使神差地撤了回来,就见他扔掉长刀,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接着整个身子瘫软在了地上。

    别人或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慕容墨翊听得清清楚楚,是一根突如其来的长针射进了肖胜的腿肚子上,才让他瘫软下来的。

    他的目光在人群里快速扫荡着,可是并没有可疑的人,也没有认识的人,会是谁呢?谁在帮他?

    尹伊就在人群里大摇大摆地看他寻人,当他的目光与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她知道他根本就认不出她来。

    肖胜中的正是尹伊那天刺在慕容墨翊腿上的独门软筋针,这针若是中了,保你一天一宿没有力气站起来。

    但是尹伊奇怪的是为什么那天慕容墨翊却奇迹般地克服了她的软筋针呢?

    肖胜一倒,再没有人敢对慕容墨翊不敬,好歹他也是镇国公,身边高手如云,指不定从哪里冒出一个来便可要了他们的命。

    慕容墨翊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一个禁军,道:“你现在就回宫告诉皇上,药方没有,要命一条,我慕容墨翊从今往后与他再无瓜葛,今日是生是死我认了!”

    只见那个禁军还是大胆地问了一句,“那府里人的命也不要了……”

    慕容墨翊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对,都不要了,我倒要看看是我们慕容府的命值钱,还是我跟他十几年的情谊值钱!”

    那禁军吓得一哆嗦,慕容墨翊浑身的英雄痞相绝不是盖的,任谁看了都会抖三抖。

    “是,是,小的马上去!”

    这样一出好像受威胁的不是慕容墨翊,而是御景帝了,胆敢如此威胁御景帝的恐怕只有慕容墨翊一人了。

    待那名禁军骑马走后,慕容墨翊又在人群里扫了一眼,无果后,转身往府里走去。

    这时,几个禁军才敢上前询问肖胜的伤情,只见肖胜除了浑身无力外,连话都不能说,简直就是个活死人。

    这时,不知谁提议道:“快把将军抬进府里,找个大夫瞧瞧!”

    只听慕容墨翊怒吼声又从院内传来,“我看谁敢抬进来脏了我慕容府的门槛,我定让他人头落地!”

    几个禁军大眼瞪小眼,再没人敢吱声,又老老实实地把肖胜放到了地上,任他自己可怜巴巴地躺着。

    人群里爆发出欢笑声,大家都觉得慕容墨翊这一做法很是解恨,那些不自量力的小人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尹伊悄悄地从人群里撤出来,再次骑上高头大马,向着民康药堂奔去。

    再次返回慕容府时,他已换上了大夫的灰白色长袍,下巴上还粘上了长胡子,肩上背一药箱子,妥妥大夫一枚。

    她钻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了慕容府门前,两个禁军很快拦住了她。

    “你,干什么的?”

    尹伊用老叟特有的嗓音老实巴交回道:“府里老夫人病了,老奴每日这个时辰都会来诊治。”

    两个禁军互看了一眼,同时驱逐道:“走走走,今日不看病!”

    尹伊赶紧道:“老夫人可是镇国公的祖母,此事若有差池,你们担待得起吗?”

    “额……”

    两禁军被怼得哑口无言,慕容墨翊的狠厉刚刚他们已经领教过了,看尹伊不过一瘦削老头,也不足为惧。

    一禁军向着慕容府偷瞥了一眼后,悄悄指着地上的肖胜,道:“进去也行,那你先看看我们将军是什么情况。”

    尹伊心里暗笑,这才假装老实地蹲下身摸起了肖胜的脉搏,又把一只软筋针插进了他体内,让他三天起不来。

    不一会儿尹伊站起了身,一禁军赶紧上前询问,“怎么样?我们将军是怎么了?”

    尹伊知道此时必须得稳住禁军的情绪,于是手抚长须,略装深沉道:“将军并无大碍,只是纵欲过度有些虚弱而已,以后那事还是少干为妙!”

    肖胜可是花天酒地泡了不少女人,若真是这样,这病因还不得不信。

    这时,一个禁军对她道:“好了,知道了,你赶紧进去吧,动作麻利点啊!”

    “是是……”

    尹伊赶紧点头,还不忘将袖口里二两银子偷偷塞进了那个禁军手中。

    进了慕容府,尹伊才发现里面的禁军直接占满了整个院子,他们手持长刀长矛,将丫鬟小厮集中到一处看守,就连府里原有的守卫脖子上也架上了刀,流云和左飞燕也没能幸免。

    唯一一点还是很庆幸的,她虽然多次受到禁军阻拦,但只要一听是慕容墨翊寻她来为老夫人看病的,所有人都打起来马虎眼,一律放行,看来慕容墨翊的威名足以震撼住他们。

    一路走着,直到进了落樱苑,尹伊才知道形势的严峻性。只见,家眷们全被重兵围守在一间房内,更是捆绑了手脚,大刀抵在了脖子上。

    唯有不省人事的老夫人被独立安排在一个房间里,门口也是围了重兵,仅有一丫鬟和慕容墨翊陪伴在床榻前。

    “什么人?”

    “老奴是来给老夫人看病的!”

    房内,慕容墨翊听到门口传来这陌生的说话声警觉起来,快步来到门口细听究竟。

    “去去去,滚一边去,任何人不得入内!”

    “嘭”一声,房门被一股大力挣开了,环住门的锁也断开了,这是多大的力道,着实让门口的禁军大惊失色。

    只见慕容墨翊厉眸紧锁几人,“我祖母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们这些人的命加起来也不够陪葬!”

    那些禁军立马怂了,“是是,大夫快请进!”

    慕容墨翊这才先一步走了进去,尹伊紧随其后跟了进去,就听门很快被关上了。

    进屋后,慕容墨翊赶紧将尹伊请到了床边,焦急道:“大夫,你快看看我祖母是怎么回事?”

    尹伊挑眉看了慕容墨翊一眼,看来他是真的没怀疑自己。她这才镇定自若地在床边坐下来,伸手探向了老夫人露在被褥外的一只手。

    忽然,尹伊感觉脖子上一凉,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挟持了她。

    只听慕容墨翊特意压低的声音传入耳畔,“说,是谁派你来的?你来有何居心?”

    尹伊顾自把着脉,对于脖子上的拿把匕首权当没看见。

    慕容墨翊将匕首向尹伊脖子靠了靠,“说,再不说我杀了你!”

    尹伊慢慢放下了老夫人的手臂,转头看向了慕容墨翊,缓缓道:“老夫人是急火攻心所致,需要好生调养,若是再犯此病,命恐不保矣!”

    是阿君的声音,慕容墨翊手抖了起来,将匕首缓缓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