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18章 吻一会儿
    马车赶到青云镇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三刻钟,家家户户烟囱冒起了青烟,饭香味弥漫,而眼前的院落一片安静。

    尤其是院门上那把紧闭的门锁,让慕容墨翊的心更加惶恐不安。

    他下了马车,一步步走到门口,摸着那把生锈的锁,心抖得厉害。

    流云从身后传来说话声,“大少爷,兴许姑娘是出去了!”

    他脸色阴沉道:“进去看看!”

    随后两人退后几步,流云搀着慕容墨翊的手臂,两人一起运力腾空而起,飞进了院里。

    慕容墨翊手抚胸口,表情痛苦,脸色苍白。顾不了那么多,大步奔向尹伊的房间。

    “吱呀”房门推开了,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被褥整齐地叠着,茶碗有序地摆着,只是太冷清。

    他环顾四周,视线最终落到了衣柜上,赶紧上前打开来,眼睛瞬间瞪得老大,衣服没了……

    “嘭”一声,盖子重重合上,慕容墨翊踉跄地后退两步,手撑到桌上子,胸口起伏得厉害,心痛到极致。

    还是来晚了,早就该想到这一点的,为什么,为什么又走得悄无声息?不知道他承受不起吗?

    流云紧锁着眉头,在边境时尹伊的突然离开让他痛彻心扉,这一次的离开,不得要了他的命?

    他赶紧上前道:“大少爷,你不要着急,也这就派人去寻找!”

    慕容墨翊缓缓摇了摇头,“不用找了,她若是想躲,我们谁都找不到!”

    流云并不知道尹伊就是阿君,她的易容术堪称一绝,就连他都的分辨不出,何况别人呢?

    走出尹伊的房间,隔壁书房突然传来一阵嚎叫,“小姐回来啦,小姐回来啦!”

    是那只鹦鹉,正兴奋地扑棱着翅膀,嘴巴更是叫个不停。两个多月不见了,它竟然还活着没被饿死。

    这时就听院门传来开锁的声音,慕容墨翊屏住了呼吸,双眼紧紧盯着那扇即将打开的大门,是她吗?她没走?

    终于,门开了,一个身着粉色裙衫的婀娜倩影进入视线,那一头飘逸的秀发安静得搭在前胸,简单大气的发髻上没有一丝点坠,小巧精致的脸庞略带娇羞之色。

    慕容墨翊看呆了。

    不一会儿,另一个美丽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口,是雪蝶,她身着浅绿色裙衫,一直高束的长发也放了下来,额前两条弯折的辫子挡住了丑陋的伤疤,配上简单的发髻,温柔可人。

    流云不自觉红了脸。

    尹伊和雪蝶不自在地向着两个男人走了过去,虽然是女人,但是穿这种娇柔女装的次数实在是太少,关键是对面两个男人的目光太逼人。

    当四人面对面而站的时候,慕容墨翊和流云还是一脸的惊讶之色。

    雪蝶最先忍不住了,狠瞪了流云一眼,怒声道:“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流云打了个冷战,忙收回视线低垂下了眸,再一看一旁的慕容墨翊也后知后觉地收回潋滟的目光,面有紧张之色。

    尹伊清了清嗓门,高昂着头看向慕容墨翊,道:“堂堂镇国公翻墙入我家门,有失礼数吧?”

    慕容墨翊温柔地笑了,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刚刚他有多难受,现在就有多高兴。

    她还是她,骨子里透着高傲,性子倔得一塌糊涂,但是他喜欢这样的她,因为已经习惯了。

    慕容墨翊赶紧抱起了拳头,道歉道:“姑娘说得是,今儿确实是鲁莽了,还请姑娘不要往心里去!”

    这话一出,流云差点晕过去,他摸了摸脑袋,大少爷这是怎么了?

    尹伊轻眨了眨眼,“嗯,知道就好!”

    说完,高傲地迈开腿向房间走去,慕容墨翊赶紧跟了上去,流云也要跟上,却被雪蝶拽住了胳膊。

    “傻子,你跟去干什么?”

    流云一愣,看着雪蝶那美丽的面容,脸又红了,急忙笑道:“哦,也是哈……”

    “伊伊!”房间内,慕容墨翊关上房门,轻唤一声尹伊的名字,便冲上去将人抱了个满怀。

    他是多么激动,怀里的人儿对他而言是多么重要。原来,这两个月来她一直都在,原来自始至终所经历的种种刻骨铭心的事都有她的参与。

    整整三次她都可以置御景帝于死地,但为了他,她都选择了放弃。无论是心怀天下的阿君,还是冷傲狠绝的黑衣人,还是流有护国公珍贵血脉的尹伊,他都爱到骨子里。

    “当我看到你柜子里的衣服都没有了,我以为你走了,你知道我差点肝肠寸断吗?”

    慕容墨翊责备着,那个柔软的身子尽管就在怀里,但他总感觉不真实,他死死抱着,生怕是梦境。

    他是个多么粗鲁的男人,不知道她的身子要散架了吗?肚里还有两个月的身孕,哪经得起他这么猛的力道。

    她握拳用力捶打着他结实的后背,大声骂道:“你再这么用力,我就要见阎王了!”

    慕容墨翊这才感觉到她的胸脯起伏得厉害,这才慌张地松开了她,看向了她憋红的小脸。

    尹伊翻白眼瞅着他,今日去集市把柜子里的衣服都卖了,换了些女人的衣物,就是想过一段正常人的生活。

    既然决定生下孩子,那么至少得安分一年的时间了。能拥有这样一段平静的日子对她而言是弥足珍贵的。她充满了向往,重新燃起了做母亲的喜悦。

    良久,尹伊呼吸平稳下来,慕容墨翊捧起了她的小脸,深潭似的双眸紧紧锁着她,暗哑出声道:“昨日……我跟你说的话你有没有考虑过?”

    他的鼻尖靠得越来越近,唇也越来越近,尹伊好紧张,不敢看他,悄悄别开视线,“那个……你先把手放开……我还没……”

    “还没想好对吗?”鼻尖碰到了一起,嘴唇也尽在咫尺,他紧锁着她轻颤逃避的双眼,道:“是怕连累慕容府,对吗?”

    他温热的呼吸喷在脸上,尹伊感觉好难受,这男人磨起人来真有一套,不知道姑娘我害羞吗?

    尹伊鼓足勇气对上了他的眸,“那个,你……你先把手拿开,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慕容墨翊表情微滞,她泛红的双颊热热的,他狡黠一笑,蜻蜓点水般在她樱唇上印上一吻,又快速离开。

    尹伊忽闪着蝶翼般乱颤的长睫,呼吸乱了,“你……”

    “你害羞了,好可爱!”他轻笑着,“吻一会儿吧,先平静一下!”

    不待她反应过来,他的唇附了上去,吸吸吮吮,吞吞吐吐,好不温柔,好不热烈。

    这是怎么了?尹伊顿感身子滚烫,她想到了他醉酒那个的夜晚,他们好疯狂,他的体力太旺盛,这是楚俊生完全不能比的。

    忽然,身子腾空了,再落下时头已枕上了柔软的枕头。

    依旧是他连绵不断的吻,她想睁眼,奈何太贪婪,只有环紧他的脖子,迎接着他的温柔。

    啊,他的手忽然探进了衣衫,从上到下慢慢到了小…腹……

    尹伊突然好感动,摸摸他吧,那里有你的孩子……

    可是那个男人只是短暂的停留,又向下奔去……

    “噌”,一只细手忽然间紧紧握住了他探寻的大手,继而传来她扫兴的话语,“别了,到此结束!”

    “可是,可是我不想停……”

    “不想也不行!”

    “……那好吧……”

    慕容墨翊离开她身子后,尹伊这才发现她的衣衫已经大开,该露的都露着,他是怎么做到的?手法好纯熟,撩女人的本事好有一套,是不是每次跟赛月婵也是这样?赛月婵毕竟是青楼女子,个男人应该不成问题……

    哎呀,怎么会突然想这么多?她感觉走火入魔了,脸红得不成样子,慌乱地整理着衣衫。

    这时只感觉腰被环住了,接着又被他抱住了,只是他这次的力度温柔多了。

    “你看似好紧张,是不是我太粗鲁了,你不舒服?”

    尹伊突然感觉这男人好蠢,这是什么年代,这么私密的话他也能问出口,是不是逛青楼逛多了,脸皮厚到家了?

    “确实是太粗鲁了,蠢笨得要命!”尹伊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慕容墨翊顿感神经紧绷,“那以后你教教我怎么做,我改!”

    尹伊顿觉五雷轰顶,他们只不过有过那么一次,让他说得好像是老夫老妻一般,关键是老夫老妻也不可能这么直接吧。

    尹伊用力推开了他,厉声道:“慕容墨翊,住口,从现在开始避开这个话题!”

    慕容墨翊一脸委屈,但还是撞着胆子问了一个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

    “伊伊,在边境那晚我醉了,我们有没有……”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慕容墨翊呆住了,尹伊后悔了,怎么打了他?还用了这么大的力度?

    看着尹伊慌乱的眸子,慕容墨翊再次拉她入怀,“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不问就是了……”

    尹伊窝在她怀里瑟瑟发抖,他的脾气不应该是很暴躁吗?怎么现在这么温柔?

    慕容墨翊心想,尹伊啊,我随你打,随你骂,随你伤,都一起经历这么多了,我的命都是你的了,打骂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你不离开我就行了。

    而尹伊此时心里在说,慕容墨翊,你个傻瓜,孩子都有了,你说我们之间有没有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