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25章 村民抢粮
    傍晚时分,一处空旷的平地上,一顶顶白色的帐篷扎了起来。

    从京城到此地,车队行了足足两天两夜,慕容墨翊和将士们都乏累至极,大家简单吃了点饭后,除了巡夜的人外,都窝在帐篷里沉沉睡去。

    因为帐篷有限,慕容墨翊便跟将士们睡在了一起,听着将士们发出沉沉的鼾声,尽管疲累,他却没有丝毫睡意。

    三年了,那个女人像个蛊一样侵蚀着他的内心,让他失眠严重,更是犯了严重的头痛病。

    就像此时,他又头痛了,他想到了三年前和尹伊去边境分发粮食的情景,好像哪里都有她的影子,唯有喝醉了才能解脱,所以这三年酒是他最好的朋友。

    慕容墨翊坐起身,悄悄地走出了帐篷。

    天色已经暗下来,火把倒是将此处照得一片通明,抬头仰望,繁星点点,明日一定又是个艳阳天。

    身着玄色祥云锦袍的他负手而立,身姿依旧挺拔健硕,头发依旧张扬,只是原本的灰白色更偏白了,在朗月的映照下,反射着刺眼的白色光芒。

    他想到了在边境,粮食被烧后尹伊对他暴跳如雷的模样,想到了她一眼识破殷国奸细时镇定自若的模样……

    有关她的一切,都如影随形一般跟着他。

    这次随军分发粮食是他主动跟御景帝提出来的,本想着忙碌一下可以让脑子歇一歇,没想到无论到哪儿,她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这份压在心底的思念让他痛不欲生。

    这时,远处隐隐约约有人影攒动,他定眼望去,只见陆续有瘦削的百姓往这边走来,他们手里拿着布袋子,看来是为了那口救命的粮食睡不着觉,早早排号来了。

    基本上每次分粮老百姓都是半夜就来排队了,不过这刚天黑就来了,是不是有些太早了,这还有一整个夜晚呢,排上一宿不累吗?

    远远的,就听见巡夜的守卫们吆喝着驱赶开来。

    “都回去,回去,明早再来!”

    “走走走,明早再来,还让不让人歇歇?”

    可是村民依旧赖在那里不肯离去,直到人越来越多,大约百来号人时,二十几个巡夜的守卫都招架不住了。

    这时,只听村民中一人高喊一声,“抢!”

    所有人像开闸放水般冲破了守卫们的防线,向着那一车车粮食蜂拥而去。

    二十几个守卫直接傻眼了,他们是慕容墨翊的人,自然知道村民打不得,只能大声吆喝,用脚踹,用手拉扯,可是管得了一个,管不了这么多啊!

    村民手里带着剪刀一类的利器,将麻袋划开,便往自己的布袋子里疯狂地倒粮食,有的甚至直接将整袋的粮食抗在肩上。有的因为抢不到手,而大打出手,场面混乱至极。

    饥民哄抢粮食的事在战乱时曾发生过,可是如今天下太平了,又连续分了三年了,都相安无事,谁会想到今年会上演这种荒唐事?

    陆续赶来的村民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难以控制,好多村民都带着战果往家的方向逃离,地上撒满了白花花的粮食……

    慕容墨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本来头就很痛,此时就要炸开了,他艰难地回了就近的帐篷,将睡得正香的禁军和守卫叫了起来。

    “快,把人都叫醒,村民在抢粮……”他扶着发痛的额头道。

    将士们一听这话,睡意瞬间全无,纷纷拿起武器就往帐篷外跑。

    只听慕容墨翊又一声厉喝,“放下武器,不准伤人!”

    将士们又扔了武器,快步跑了出去。很快所有帐篷里的人都被叫醒了,各个赤手空拳上阵。

    很快,一阵阵咒骂声、哀嚎声打破了这夜的寂静,参与抢粮的村民跑了大半,留下的这些自然受到了将士们的严惩,基本上都打倒在地动弹不得。

    御景帝曾经下了重令,凡是参与抢粮的村民一律按强盗处置,无需上报,直接就地正法。

    要说他那百来号守卫肯定听他的话不伤民,但是那些禁军就不一样了,他们能放下武器已经给足面子了,但是在下手方面就没有留情了。

    慕容墨翊看着地上那一片扭动身躯哀嚎不断的村民,心里难受极了。真是太荒谬了,就算是再不懂法,也要懂理啊!

    人人都饥饿,你们把粮食抢走了,那剩下的百姓还怎么活?真是愚昧无知啊!

    慕容墨翊强忍着头痛,走向了禁军包围住的村民处,看着地上一个个消瘦的身子,心里有无以言说的痛,只听他道:“好了,放他们走吧,该受的惩罚都受了。”

    一禁军急忙接上了话,“可是皇上有令,抢粮者杀无赦,我们放了他们等于抗旨不遵!”

    慕容墨翊狠瞪那人一眼,道:“你以为违背我的话就能活吗?我说放就放,皇上怪罪下来,我一人承担!”

    三百多号禁军这才慢慢撤开,就见地上的村民艰难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慢慢离去,有的甚至是用爬……

    这个夜晚注定是无眠之夜。

    第二日,天还未亮,雪蝶就拿着根布袋子前往分粮处了,可是刚走到临近的一处村子,就听到村里传出哀嚎声。

    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昨晚参加抢粮的一农户家里死了人。不只是有死人的,还有昏迷不醒的,还有断胳膊短腿的,情况甚是危急。

    雪蝶赶紧跑回家,叫醒了尹伊,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尹伊一听说村民抢粮直接愣在了原地,战乱那几年凡是参与抢粮的人都就地正法,如今也有相当严苛的规定,想着那些村民有命活着回来也是万幸了。

    尹伊又叫醒了傲雪,三人一番打扮后,背起两个大药箱子就上路了。

    进了雪蝶所说的那个村子,尹伊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受伤的人大多是家里的顶梁柱,伤得轻的还好说,伤得重的,一家老小不得饿死?

    一上午忙活下来,尹伊总算放下心来。还好,大多数人是伤筋动骨,歇上几个月就会没事。她又辗转去了别的村子,给那些受伤的人处理了一下。所有一切忙活完天色早就黑透了。

    这次抢粮事件不仅给村民带来了恐慌,更是伤了分粮将士们的心。他们大老远赶来,付出了多少汗水,被这些村民一闹,十几车粮食破的破,撒的撒,看着就让人心寒。

    照说今日就该分粮了,可是这么一闹,整整一天的时间,将士们全都无精打采,他们拖着疲累的身子将粮食一粒粒捡起,重新装好。

    至于明日分不分粮,也成了未知数。

    所有禁军都请求把此时上报朝廷,但被慕容墨翊压了下来,若真是被御景帝知道了,村民就等着饿死吧!要知道这些粮食可是花高价从别国粮食商手中买来的。

    尹伊三人踏着星辰,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赶时,特意趁着天黑绕到分粮处看了看,只见整块分粮区域都被重兵严密地把守起来,看来此事给他们造成的压力不小啊!

    三人正大老远观望着,不曾想却被慕容墨翊那些身手高强的守卫们察觉到了,只见两个守卫腾空飞起,直至落到三人脚边。

    “什么人?”两守卫谨慎地将刀比在了尹伊和雪蝶脖子上。

    傲雪吓得抱住了尹伊的大腿,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凶神恶煞的两人。

    尹伊对两人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尽管都穿着统一的戎装铠甲,但好像在哪儿见过?

    尹伊做出紧张之态,赶紧卑微作揖,用老实巴交的男声道:“两位将军,我是这一带的大夫,刚刚诊病回来,恰巧路过此地。”

    两个守卫互看了一眼后,又看向了她背的两个大箱子,只听其中一人道:“你真是大夫?”

    尹伊赶紧点头,慌忙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只见箱底有看病的一些用具,还有一些草药。

    两守卫互看着点了点头,这才放下了刀,一人道:“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接着两人擒住了尹伊的胳膊。

    尹伊赶紧后退,“我们真是良民……”

    看着尹伊紧张的样子,一人只好解释道:“莫要慌张,只是让你看病而已,诊银一分也不少你的!”

    尹伊这才松了口气,这些人大老远运粮过来实属不易,若她再拒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再说就算他们要伤害她,也不是她的对手。

    尹伊看向一侧的雪蝶和傲雪,对雪蝶道:“今日都很累了,你先带雪儿回家吃点饭,我很快就回去!”

    雪蝶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点头,接着弯身抱起了傲雪准备离开。

    只听稚嫩的童声响起,“你们不许欺负父亲!”

    两守卫看了傲雪一眼,没说什么,带着尹伊向不远处的帐篷走去。

    尹伊靠近帐篷才发现,所有将士看她的目光分外狰狞,看来他们对村民抢粮之事很是痛恨啊!

    慢慢走着,尹伊四处张望着,一顶顶白色的帐篷让她不自觉地想到了跟随慕容墨翊去边境分粮的情景,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那么清晰……

    两守卫把她带到了一帐篷前,只见棚内点着昏暗的烛火,隐约可见一人背对着他们侧躺在一木板床上。

    “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进去通报!”

    一守卫说完,径自走进了帐内。一会功夫后出来了,对尹伊道:“进去吧!”

    w2305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