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28章 为他把脉
    压过头顶的身影终于在尹伊身前停住了步子,慕容墨翊将这个抱着孩子的邋遢男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

    最后目光扫到背对着他的傲雪身上,凌乱的羊角辫,同样干净不到哪里去。

    “你……”慕容墨翊不知怎么开口,“既然他们让你先领粮,就先上前领了吧,别扰乱这里的秩序!”

    尹伊眨了眨眸,露出惨烈一笑,“哦,好好,我去,这就去……”

    为了早摆脱这挠心的困境,尹伊选择了迎难而上,不就是领粮吗?领完粮不就没事了吗?早知这样,她干脆一开始就排第一个,此时不就相安无事了吗?

    尹伊抱着傲雪就往前走,奈何慕容墨翊宽大的身子挡住了路。

    “那个,麻烦借过一下!”尹伊瞅着慕容墨翊的黑靴子说道,自始至终都不敢看他那锐利的眸子。

    猛然间,尹伊感觉怀里被掏空了,回过神来才发现傲雪竟进了慕容墨翊怀里。

    “你去领粮,我帮你抱着孩子!”

    尹伊的心抖了一下,再一看傲雪那灰灰的小脸正冲她笑呢,“父亲,快去吧,有伯伯抱着我呢!”

    尹伊眨着眼笑了笑,“好……好吧……”

    话罢,尹伊越过他先一步走到了前头,慕容墨翊则抱着傲雪跟在了后面。

    “小家伙,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身后,慕容墨翊轻快的话语传到尹伊耳朵里,他在跟傲雪说话……

    只听傲雪稚嫩的童声,“马车,伯伯是坐在马车里那个人!”

    慕容墨翊细细一想,瞬间明了,戳着傲雪的小鼻子来了句,“对,小家伙记性不错!”

    “我不叫小家伙,我叫雪儿!”

    “雪儿?你这么黑,应该叫碳儿!”

    傲雪撅起了小嘴儿,委屈地瞅了眼走在前面的尹伊,从记事起除了刚洗过脸,就没见自己白过。

    “那你还是叫我碳儿吧……”

    “哈哈哈……”

    慕容墨翊爽朗的笑声弥漫开来。

    尹伊攥起了拳头,心在滴血,强忍着滚烫的泪水不让流出来。

    这时,只听傲雪甜嫩的说话声又传了出来,“伯伯,你是仙人吗?头发怎么这么白?”

    尹伊的心猛地一颤,脚步都挪不开了,就听身后久久没有回答。

    “伯伯……你怎么不说话……”

    “因为……因为伯伯想跟雪儿一样白……”

    “哇,伯伯终于承认雪儿白了!”

    “哈哈哈……”

    慕容墨翊再次笑出声,尹伊的心再次揪紧,或许父女两人见一面是对的,她太自私了,傲雪是无辜的,应该感受一下父爱。

    不知不觉走到了领粮处,一将士正帮着她装粮呢,身旁的村民却七嘴八舌地跟尹伊唠起了嗑。

    “雪儿父亲,你什么时候去我村啊,我这腿这几日疼得厉害,你给看看……”

    “雪儿父亲,我老婆子的头痛病又犯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去给她扎上几针……”

    ……

    尹伊头点的跟个磕头虫似的,“好好好,得空就去哈!”

    身后的慕容墨翊缩起了眉,看着那瘦削的身影,难不成他是个大夫?

    粮食装好了,那将士把袋子递给了尹伊,抬眼道:“拿着,下一个……咦!怎么是你?”

    尹伊心脏嘭嘭跳着,面前的人不正是她今上午借铜锣的人吗?

    尹伊赶紧垂下眸来,“哦,那个,谢谢了,我走了!”

    “唉唉唉唉,别介!”那将士赶紧上前拦住她,抻着脑袋对尹伊身后的慕容墨翊道:“将军,今日就是这人把村民召集到此处的,没有她,我们现在可能还在打瞌睡呢!”

    又一道晴天霹雳将尹伊劈得生无可恋,今日是要玩完吗?

    这时,尹伊只感觉肩膀被一只大手握住了,继而慕容墨翊高大的身影走上前来。他再次看向尹伊那张黝黑的脸,难道村民把抢的粮还回来,也是这人所为?

    那小小的身子看上去太单薄,衣着打扮更是邋遢得掉渣,怎么可能有如此本事?他暗暗摇了摇头,看来人真是不可貌相啊!

    “先移步帐内,我有话问你!”

    头顶传来了慕容墨翊的说话声,是命令,不容她拒绝。

    尹伊攥紧了手里的粮食袋子,咬牙抬起头,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向着慕容墨翊伸出了手,“那个……孩子可以还我了,我还有事要做,要不……改日……”

    哪知傲雪一把搂住了慕容墨翊的脖子,道:“父亲骗人,我要跟伯伯到帐内玩!”

    尹伊狠瞪了眼傲雪,这孩子真是长胆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走吧!”

    慕容墨翊扔下两个字,抱着傲雪大步向帐篷走去,尹伊狠跺了下脚,无可奈何地跟了上去。

    进了帐内,尹伊发现所有的地铺都收拾了起来,帐篷中间支起了一张矮桌,桌上摆着茶壶茶碗。

    慕容墨翊先一步坐到一矮凳上,把傲雪放到了身侧一矮凳上,抬手指着另一个矮凳对尹伊道:“坐!”

    尹伊局促地坐了下来,真是如坐针毡啊!

    慕容墨翊为尹伊倒了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递过去,道:“喝一杯吧,今日辛苦你了!”

    尹伊慢慢端起茶碗,一口一口小戳起来,一杯茶水喝了老长时间才放下。

    “不要紧张,叫你来只是想当面感谢你。”慕容墨翊又说话了,语气和蔼,看她的目光也很温柔。

    尹伊赶紧抱拳道:“小的不过一介布衣,但也明白分粮这是造福百姓的好事。村民们愚昧无知去抢粮,幸得将军宽恕才保住性命,我代表村民们谢谢将军了!”

    慕容墨翊愣神片刻,没想到在这深山老林能听到如此豁达的话语,关键是从这样一个平民口中说出,怪不得村民如此拥戴他。

    良久,慕容墨翊回道:“此处位置偏僻,还没来得及整治,等我回京后定奏明皇上,让你做这一代的县官。只有你这样的好官,才能带领这里的百姓过上好日子。”

    尹伊赶紧摆手,“将军莫要这么做,我只是这一带的大夫,救死扶伤是我一辈子的责任,只希望简单地活着,并不贪恋一官半职!”

    慕容墨翊摇了摇头,“你错了,谁说县官就不能做大夫了?这两者并不冲突,再说了朝廷也会派人来增援你的,你不是孤军奋战!”

    尹伊没想到两人三年后的见面竟然是讨论这个问题,难道她又该离开了吗?这里也不是她最终的归宿吗?

    慕容墨翊的眸子诚恳坚定,让尹伊的心慢慢安静下来。她再次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就算是再卑微再邋遢的人站在他面前,他都能平静得与之促膝长谈,并无半分鄙夷之相。

    为了避开这个话题早点离开这里,尹伊假装做了妥协,“额,将军的话我会仔细琢磨一下的……”

    慕容墨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时,尹伊站起了身,“要是将军没别的事,小的就先告辞了!”

    “慢着!”慕容墨翊手抚向了额头,沉声道:“我近几日头疼得厉害,你是大夫,帮我把把脉,开上几副药吧!”

    听慕容墨翊这么一说,尹伊心像被刀子剜过一样,难道上次让她来看病,就是因为他头痛?

    她徐徐坐了下来,就见慕容墨翊把一只手臂伸了过来。尹伊努力平静了一下呼吸,这才把颤抖的手探向了他的脉搏。

    “莫要紧张,你的手在抖……”慕容墨翊来了一句。

    尹伊整个身子抖了一下,手竟不自觉地缩了回去。

    慕容墨翊看着他瑟缩的模样蹙起了眉,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前晚来了一大夫,不会就是你吧?”

    尹伊愣了一会儿,终点了点头。

    慕容墨翊笑了,“我就这么可怕吗?像你平时诊病一样,把我当成一个平民就行了,莫要紧张!”

    尹伊喘息着点了点头,没想到他私下里竟如此通情达理。

    平静了一会儿后,尹伊再次探向了慕容墨翊的脉搏,这次她感觉好多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可是把脉过程中,她的手又不可控地抖了起来,他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差?

    头痛事小,他的心脏才是最严重的,难道是三年前的箭伤留下了的祸根?这么多年了,若是好生调养,定能痊愈的,可是他为何如此虚弱不堪?

    另外他心有郁结,这才是导致他头痛的最根本原因。

    感受着尹伊不停颤抖的手指,慕容墨翊又开口了,“是你太紧张了?还是我有大疾啊?”

    尹伊缓缓睁开了眼睛,刚好对上他探寻的眸,手也慢慢撤了回来。

    “将军,你……你就没找大夫诊治过?”尹伊努力问道。

    慕容墨翊默默地把视线转向了别处,眼神明显暗淡下来。这几年,身居镇国公高位的他表面看似风光,实则活得如同行尸走肉。

    他强颜欢笑,头痛了,胸闷了,就大量饮酒,醉了就不痛了,不闷了……

    良久,慕容墨翊直接来了一句,“直接给我开个方子吧,喝了药,头痛应该就好了!”

    尹伊好想哭,这个男人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把自己搞得疾病缠身?长久下去,恐命不保矣……

    “将军,今日未带药箱,方子就先不开了。您到床上躺好,我为你施一下针可好?”

    慕容墨翊慢慢抬眸看她,“可是带了针?”

    尹伊点点头,手探向袖口,拿出一团卷起的布袋,里面盛着针灸针。这布袋尹伊一直带身上,方便为村民诊治。

    慕容墨翊点点头,“好,那就扎几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