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48章 滴血认亲
    三天后,老夫人入土为安,亲眷们该走的走,该撤的撤,慕容府又回归平静。

    慕容墨翊踏进沁春苑也是三天后,这几日他夜夜守灵,三天三夜没合眼,更要张罗着忙活很多事情,当尹伊看到他憔悴的面容时,整颗心都要碎了。

    但慕容墨翊心里清楚,他现在最渴望的是什么?他已经忍了有两刻钟了,身体某处有极深的渴望。

    尹伊扶着他进了房间,先将桌上准备好的汤药递上,“快,喝了它,就赶紧躺下睡觉!”

    慕容墨翊深看她一眼,就见他蛮横地夺过碗来,三大口喝下肚。将碗往桌上一放,便打横抱起了她,直奔床上而去。

    尹伊用力撑起他的胸膛,看着他充满兽性的双眼,有种错觉,仿佛刚刚给他喝的不是汤药,倒像是蠢药。

    可别说,慕容墨翊还真中了那药,他仍记得最后一杯茶水可是慕容墨轩递给他的。

    “嘭”一声,尹伊的身体接触到了柔软的床褥,慕容墨翊健硕的身子便压了下来,他没给她一丝反应时间,便强势掠夺了她的唇舌。

    感受到慕容墨翊的疯狂,尹伊强迫自己清醒,用力撑着他的胸膛,想要阻止他的进攻。

    这大白天的,两人就干这种事,若是有人闯进来,岂不是羞煞个人。

    终于,他离开她的唇,给了她喘息的机会,尹伊急切道:“慕容墨翊,你身体太虚弱,……房……事太频繁的话……”

    “四年了,第二次,不频繁……”

    “老夫人刚刚入土为安,你应该节制才是!”

    “不,老夫人希望慕容府人丁兴旺!”

    “可是……”

    “专心点,我们要个孩子……”

    ……

    一场床上拼杀又开始了,尹伊感觉慕容墨翊就是头饿狼,而且是头功夫相当厉害的狼,在这方面完全不受病痛的影响,与四年前的那次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是太强大……

    整整折腾了一个时辰,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地上躺着两人乱七八糟的衣服,床上的薄被底下是两个相缠的身体,汗水淋漓。

    “放开我,我要下床……”尹伊略带怒意扭动着酸痛的身子,想要挣扎开他的束缚。

    慕容墨翊闭着眼睛,嘴唇微微张了张,“别动,陪我一起睡,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人进来……”

    “你!”尹伊一阵脸红,这事儿还得提前安排,真是无语了,“你真是不知羞臊!”

    这时,他健壮的身子蹭地越到了她的身上,深邃的双眸紧锁着那张涨红的小脸,“我看你还是不累!”

    话罢,他的大手又开始了游走,唇也慢慢逼近。

    “慕容墨翊,我睡,我睡!”

    尹伊瞬间像小绵羊一般缴械投降,她是真怕了,若是再来一次,这男人真得把她的小身板折腾垮了。

    慕容墨翊嘴角扯了扯,抱紧她躺下身来,只是片刻功夫,疲累的两人沉沉睡了过去……

    院里小翠、孙树和孙宇三人红着脸看着那间安静下来的房间,感觉老天爷总算显灵了,若是再干下去他们得进去帮尹伊收尸了。

    那鬼哭狼嚎的叫声,那床板碰撞的声音,简直在进行一场屠杀,三个单身人真是领教慕容墨翊了床事的厉害。

    而此时的桑榆已经将傲雪带到了大夫人跟前,这可是大夫人安排的。

    傲雪瞪着大眼睛看着房里的几人,目光扫过慕容墨轩时,眼里有一丝害怕,只见他眼里喷着怒火,似乎要吃掉自己一般。

    傲雪认识这个人,曾经跟母亲大吵一架,被母亲一拳揍出去老远,此刻不是来寻仇的吧?

    再看向大夫人,她的目光相较而言温柔多了,傲雪甚至看到了一丝慈爱。

    最后一个是生面孔,只见他正在对着一个碗捣鼓着什么, 一瓶瓶不知名的药水往碗里倒着,傲雪还看到了红色的血液,让她小小的心脏猛然间抖了一下。

    “你叫傲雪是吧?”大夫人开口了。

    傲雪赶紧收回视线,灿若繁星的双眸看向了端庄的大夫人,“对呀,不知我该怎么称呼您?”

    傲雪的童声虽然稚嫩,但是骨子里可是很有礼貌和教养的,这让大夫人很是吃惊。

    “该叫我什么,待会儿就知道了。”

    大夫人看着这个可爱的孩子,要知道她比任何人都期盼慕容墨翊有子嗣,只是傲雪身份太特殊,让她压力山大。

    傲雪闭紧了小嘴巴,她能感觉到大夫人眼里的矛盾。

    这时,慕容墨轩上前一步紧紧盯住了傲雪,威胁道:“小屁孩,说,你的父亲到底是谁?现在说实话就免受皮肉之苦!”

    傲雪大眼睛眨了眨,心里紧张极了,这个叔叔真是不友善,竟然叫她小屁孩,他得有多么讨厌母亲啊!

    傲雪紧张地攥住了桑榆的衣角,“什么……什么皮肉之苦……”

    慕容墨轩装作阴险地笑了笑,“哼,若是不说实话,你这小指头可要挨上一刀,会流很多血,很疼很疼的!”

    这话一出,吓得傲雪抱住了桑榆的大腿,想到她那小小的手指头若是挨上一刀,会不会断了呀?再也接不上啊?好可怕,好可怕!

    “那……你想听什么实话……”傲雪可怜巴巴地问着。

    慕容墨轩嘴角扯了扯,“就说我大哥不是你父亲,你的父亲另有其人!”

    傲雪咬了咬小樱唇,慕容墨轩虽然目光犀利,但是却感觉有点傻呀!

    尽管紧张,但是傲雪还是颤颤巍巍地把小手伸向了他,道:“你……你还是割破我的手吧,其实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慕容墨轩傻傻地眨了眨眼睛,这孩子套路挺深啊,不过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呀!

    这时只听到夫人突然来了句,“窦大夫,都准备好了吗?”

    窦大夫就是当年给无忧做滴血认亲的那个大夫,没想到这次又请来了他,慕容墨翊的孩子竟然都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判断是否亲生,真是悲哀呀!

    “都准备好了,大夫人。”窦大夫憨实地回道。

    良久,大夫人看向了缩成一团的傲雪,狠下心道:“桑榆,把孩子带到窦大夫这边来吧!”

    桑榆领命,将傲雪抱了起来,向着窦大夫走了过去。

    刚被放下,就见傲雪把目光看向了跟过来的慕容墨轩,道:“若我是父亲的女儿,你要补偿我!”

    慕容墨轩一震,这小屁孩竟然还提起了条件,他心想,若你真是大哥的女儿,哪怕让我去死我也愿意!

    “怎么补偿?”他依旧装作冷漠的样子。

    傲雪小脑瓜转了转,眼睛瞪得很大,一字一句道:“若我是父亲的女儿,你不能再欺负母亲。上次为了你,母亲哭了很长时间。”

    慕容墨轩蛮横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孩子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怎会让他如此难受?想想曾经的他们感情是那么深厚,这些就算是过去万年,也不会从记忆里抹去……

    慕容墨轩表现出了真性情,铿锵有力道:“好,我答应你!若你是大哥的女儿,我会视你如己出,跟大哥一样疼你!”

    傲雪笑了,怪不得母亲会为了他如此伤心,原来这个人挺可爱呀!

    “可是若你不是我大哥的女儿呢?”慕容墨轩突然又跟上了一句。

    傲雪脸色忧郁起来,道:“这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惩罚了,因为我真的很爱父亲。”

    这话一出,慕容墨轩甚至伤心起来。先前,因为慕容墨翊这几年受了很多的苦,他对尹伊和傲雪是痛恨的。可是,真正和这孩子聊了几句,他发现,即使她不是慕容墨翊的亲骨肉,他同样也喜欢上了这孩子。

    小小的她虽然很小,但不难看出她具有尹伊的睿智,勇敢,坚强,这样的孩子谁会不喜欢呢?

    慕容墨轩甚至后悔挑唆着大夫人来做这个滴血认亲,若这孩子真不是慕容墨翊的亲骨肉,她该多伤心?就算是慕容墨翊收一个义女又如何?

    “大娘,要不这滴血认亲不做了吧?”慕容墨轩挣扎再三,对着大夫人来了句。

    大夫人叹了口气,没人知道她此时有多矛盾,若傲雪是慕容墨翊的亲骨肉,无疑让慕容府站在了刀刃上。若她不是,那对慕容墨翊是多大的讽刺?为另一个男人养孩子,岂不是最大的耻辱?

    良久,大夫人来了句,“不做也罢,桑榆,把孩子送回去吧!”

    桑榆点头,“是!”

    只是桑榆刚要抱傲雪,她却快速躲开了。

    就见她快速拿起桌上的一把刀子,对着自己的小手指就划了下去,踮起脚尖将流血的指头放到了那个碗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么小的孩子割破手指的时候竟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吧嗒吧嗒”血滴掉落是此刻唯一的声音,所有人不自觉地围了上去。

    静待片刻,就见碗中的两股血液慢慢散开来,像带有磁力一般一点点融合在了一起,就像当年无忧与慕容墨翊滴血认亲时一模一样。

    结果不言而喻,大夫人踉跄地后退了两步,显些跌倒,脸上泪水滚落。

    慕容墨轩激动地抱起了傲雪,“雪儿,快,叫二叔!”

    傲雪笑了,通过他的表情她猜出了结果,看来她真是慕容墨翊的女儿,她有父亲了!

    “二叔!”傲雪抱住慕容墨轩的脖子,亲昵地喊了一声。

    “唉唉唉!”慕容墨轩兴奋地回道,抱着傲雪往外走,“走,我送你回去,去跟你母亲负荆请罪去!”

    这时,桑榆赶紧上前拦住,脸一红,道:“二少爷,这个时候去恐怕不合适吧……”

    慕容墨轩瞬间想到了什么,脑子都大了,不仅给慕容墨翊下了药,还偷了他的血,这两宗罪恐怕得提着脑袋去见他吧?

    关键是那药,好像下得有点多……

    w2305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