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52章 荒唐的原因
    “母亲,母亲……”

    沁春苑里,傲雪挣脱小翠的手欢喜地扑进尹伊怀里,三天未见,还以为娘亲不要她了呢!

    尹伊办完慕容墨轩的事后直接回来的,她太想孩子了,又太惦记慕容墨翊的身体了,所以急急火火赶了回来。

    她抱起傲雪,在那张小脸上亲了又亲,这几日甚是思念啊!

    一旁的雪蝶努努嘴,洋装生气道:“雪儿,怎么只惦记你母亲,把我这姑姑忘得无影无踪了?姑姑很是伤心呢!”

    傲雪赶紧伸出小手要雨蝶抱抱,雪蝶赶紧接过,两人腻歪在了一起。

    尹伊和雪蝶的出现让沁春苑好一番热闹,跟小翠,孙树和孙宇打成一片,欢快的笑声像这春天一般温暖。

    “嘎吱”,正房的门打开了,慕容墨翊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只是他依旧面色苍白,白色的寝衣更显出他的虚弱无力。

    他的目光紧紧锁住那抹倩影,她回来了,心终于放下了,这三日如隔三秋,他过得异常艰辛。

    尹伊迎着他炽热的目光走了过去,待走到他身边时,他一把拉她进入房间,不待房门关闭便强横地揽她入怀。

    “真怕你就这么走了,知道我等你等得多煎熬吗?”慕容墨翊责备着。

    尹伊环住了他的腰身,“这才三天而已,用得着这么担忧吗?”

    慕容墨翊拥紧她,因她的笑侃而生气不已,“三天?三天对我来说已是极限,一刻也不行!以后,我再也不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了,我赌不起!”

    这男人怎会这般依赖她?那先前那四年他又是怎么过来的?尹伊心里自责不已。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以后没有你的同意,我一步也不离开慕容府,可好?”

    “这可是你说的!”

    “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慕容墨翊这才放开她,拉着他的手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尹伊拾起他的胳膊便把起了脉,这一试不要紧,尹伊感觉要气炸,怎么身子还是那么差?这几日他都干什么了?

    “喂,你这几日有没有安心躺床上养病,是不是又舞刀弄枪了?”尹伊生气地质问着。

    慕容墨翊摇摇头,蹙眉微蹙着,“你一走我的心就堵得慌,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即使吃了药也不见缓解多少……”

    尹伊瞪他一眼,他原本是钢铁般的躯体,怎会变得如此脆弱不堪?

    她握住了他的手,眼圈又红了,“慕容墨翊,你是老天派来惩罚我的吗?”

    慕容墨翊笑了,轻轻揽她入怀,“不,你是老天派来惩罚我的……”

    两人无声地抱了好久才分开,尹伊知道,以后一步也不能离开这个男人了,他真的太脆弱了。

    “报复完墨轩了吗?”慕容墨翊谈到正题。

    尹伊暗暗笑了笑,面颊有些泛红,今天,他们在听到慕容墨轩和苏语嫣的缠绵之声后才离开的那处丛林,想想这仇自然是报了。

    “嗯,仇报了!”尹伊简单回了句。

    “他没断胳膊断腿?命还在吧?”慕容墨翊追问。

    尹伊笑了笑,“放心,好着呢!”

    “能告诉我你都做了什么吗?”

    “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慕容墨翊一愣,“啊?这……”

    “放心,他不会吃亏,我给他找了头母猪!”

    慕容墨翊脸一黑,算你狠!

    接下来,尹伊又开始为他施针熬药,她暗下决心,以后的每一天都会用心照料他,直至他康复到她满意的状态。

    一个时辰后,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沁春苑,来者不是旁人,正是慕容墨轩。

    “大哥,大哥,你得帮我!”慕容墨轩冲进房间时嘴里火急火燎地嘀咕着。

    房内两道冰冷的视线同时扫向了他,令这个落魄得如行尸走肉的男人慌了神,恍然间仿佛记起了什么。

    对,三天前他给两人下过药来着,以慕容墨翊的睿智怎能猜不出是他干的?

    此时的尹伊正在为躺在床上的慕容墨翊把脉,见这个冒失鬼已经冲到跟前,又是一副愣神的傻态,尹伊收回手,慢慢站起身子,绕着慕容墨轩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圈。

    就见他头发凌乱,衣衫不整,仍旧是那身土灰色的短打衣衫。

    再不经意间瞥向那麦色的颈部,几处鲜红印记清晰可见,脸上疲态严重,尹伊不动声色地笑了,看来是刚快活完,就寻求帮助来了。

    感受到慕容墨翊阴鸷的眸光,还有尹伊不明所以的冷笑,慕容墨轩感觉找错了地方,“大哥……额……二弟没事了,二弟先回了……”

    “站住!”慕容墨轩刚想逃,便听身后怒意冲天的浑厚嗓音响起,“怎么,怕了?记起来你做的好事了?”

    慕容墨轩像犯了错的孩子缓缓转过身来,对上了慕容墨翊那寒冰一般的双眼,“大……大哥,这……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慕容墨轩!”慕容墨翊狠狠叫出他的名字,一拍床板,“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你那龌龊卑鄙下流手段是哪门子为我好?今日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别给我出这个门!”

    想到尹伊受的委屈,慕容墨翊的怒火直接管控不住。

    慕容墨轩打了个冷战,活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看他发这么大的火。他把目光转向了一旁观戏的尹伊身上,先前误解傲雪是个野种,对她态度也是分外冷淡,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只是……只是想给你俩找点事做……”慕容墨轩垂下头来底气不足地说着。

    慕容墨翊嘴角抽了抽,“找点事做?你想得倒是挺周到,知道你大哥这几年没碰女人,缺那一口,便给我来次猛的,我是不是得谢谢你啊?”

    慕容墨轩赶紧摆手,“不,不用谢……”

    突然,气急败坏的慕容墨翊抓起床边一只喝药的空碗,豪不犹豫地向着慕容墨轩脑袋上砸了过去。

    就在那碗要砸上脑门时,慕容墨轩突感一阵疾风划过额头处,一只纤细的柔荑将那飞射而来的碗稳稳抓住了。

    慕容墨轩瞬间眼珠子瞪得老大,他以为今天得爆头了,没想到鬼使神差般被尹伊救了,关键是那身手……

    是不是碰巧了?她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尹伊缓缓垂下手来,一双厉眸直奔慕容墨翊而去,他这是疯了吗?要要了慕容墨轩的命吗?

    迎着她利刃一般的目光,慕容墨翊攥紧拳头垂下眸来,他承认刚刚太冲动了,幸好有她出手,要不然慕容墨轩得躺着出去。

    尹伊脚步轻挪,将碗放置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继而转身看向了一脸懵逼的慕容墨轩,缓缓开口了。

    “慕容墨轩,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两年来朝堂上有慕容墨翊罩着,你由着自己的性子罢贪官护百姓,你可曾想过为别人留条后路,也是为自己铺平道路?凡事多动脑子,刚正是好事,关键是要学会全身而退。”

    尹伊自得知他这两年来做的“丰功伟绩”后,真是既叹服又无奈,叹服的是他的勇气,无奈的是他的莽撞。

    想想慕容墨翊这两年什么也不用干了,光为他擦屁股去了。

    尹伊这番话让慕容墨轩低下头来,这两年来,他确实很莽撞,一心想着除恶扬善,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令慕容府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慕容墨翊曾劝过他很多次,做事得先想好退路,没想到他什么也不听,仍旧我行我素,整个朝堂的人都得罪光了。

    慕容墨轩不自觉擦起了汗,不知怎的,只要是尹伊训诫的话,他都能听进去,就像是四年前一样。

    尹伊的话又传了过来,“我知道你恨我离开你大哥,其实选择离开我比任何人都难受,我渴望有个家,但是没有地方可以容纳我……”

    “不!”慕容墨轩大喊一声,突然间跪了下来,疯狂地向尹伊磕起了头,头触地面砰砰作响,尹伊和慕容墨翊都傻眼了。

    回过神来后,尹伊疾步走过去扶起了他,就见他热泪盈眶,满脸涨红,紧紧抓住了尹伊的手臂,满眼愧疚之色。

    “我们已经确认过了,雪儿确实是大哥的女儿,是我嘴欠,不明是非就胡说八道,冤枉了你。我今日跟你请罪来了,你要打要骂都随便,不要记恨我就行!”

    尹伊有瞬间愣神,反问了句,“什么……什么确认过了……”

    慕容墨轩如实回道:“我们为雪儿和大哥做了滴血认亲,证实雪儿确实是大哥的女儿,大夫人也在场。”

    这话一出,慕容墨翊脑海里闪过一画面,那天他喝下那药后,慕容墨轩假装不小心划破他的手指,更可笑的是拿来一个碗接起了血,说是什么灵堂之内不能见血光。

    因为当时药效已经发作了,他急于离开寻求释放,对此事就没有上心。原来这血拿来做滴血认亲去了,这臭小子真有能耐!

    尹伊慌张地眨了眨眼睛,大夫人都知道了……那慕容墨翊他……

    她缓缓转头看向他,就见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难道他也知道了?

    “拿我的血做滴血认亲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给我下药?墨轩,你是不是得给我解释解释?啊?”床上的慕容墨翊冷冷来了句。

    慕容墨轩傻傻地眨了眨眼睛,娓娓道来,“我以为雪儿是别的男人的孩子,你为了袒护姑娘,会阻止滴血认亲……若是给你下了药,不就把你支走吗……”

    慕容墨轩的说话声越来越小,最后都成了蚊子哼哼,但全进了慕容墨翊的耳朵。

    就见慕容墨翊一双冷眸又加了层冰,真是被慕容墨轩的逻辑气伤了心肝肺,天下竟有如此荒唐之人,简直揍死也不解恨!

    但慕容墨翊不得不承认他这招挺管用!

    w2305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