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56章 仇人相见
    时间流逝,很快三个月过去了。

    烈日炎夏,沁春苑柴房里,尹伊身穿一身凉薄白色纱衣,曼妙的身子在纱衣下也难掩其玲珑有致。

    她一边用衣袖擦着额上的汗水,一边照往常一样忙活着熬药,时而蹙眉思考,时而捻一捻细碎的药沫放鼻尖闻一闻。

    这三个月来,她全身心无微不至地照顾慕容墨翊的身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柴房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已然成了一个药店。

    雪蝶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责备之相,“小姐,你怎么又忙活起来了?天热,你身体不适,到房里凉快去,我来!”

    尹伊瞪了雪蝶一眼,没好气道:“去去去,找流云去,我这里不需要你!”

    雪蝶脸一红,身子扭向一侧,“我……不去!”

    尹伊掐起了腰,踱步到她面前,用袖子擦了把额上的汗,生气道:“慕容墨翊都亲口替流云提亲了,我也应承下来了,怎么你还想逃婚不成?”

    雪蝶脸更红了,赌气道:“这本来就是小姐跟大少爷一丘之貉的事,我可没答应……”

    尹伊看了眼雪蝶靓丽的衣着打扮,嘴角不怀好意地抽了抽,“哼,就知道嘴硬,这几日打扮得根枝花似的,难不成是给我看的?”

    雪蝶瞪上尹伊嘲弄的小脸儿,思想太封建的她羞臊得不行,一甩手,红着脸跑了出去。

    尹伊暗暗笑了笑,继续熬起了药。

    这三个月来,尹伊和慕容墨翊故意给雪蝶和流云制造了很多独立相处的机会,时日一长,本来就有心的二人感情迅速升温,成日眉来眼去的让尹伊都觉得脸红。

    这不慕容墨翊和尹伊看时机成熟了,便为两人说了亲。等到慕容墨轩和苏语嫣完婚后,便为两人办亲事。

    尹伊一边傻笑着,一边乐呵呵熬着药,这三个月是她最简单最幸福的日子。

    忽然腰被轻轻环住了,尹伊吓得身子抖了一下,继而脸露娇羞之色,那结实的胸膛已经抵住了她的脊背,让她好生燥热。

    “哎呀,起开,都要热死了,还抱人家?”尹伊抱怨着。

    慕容墨翊不但不松手,反而抱得更紧,头抵在她瘦削的肩头,大掌在她腹部轻轻抚摸着,柔柔暗哑的声音在尹伊红透的耳根轻语,“伊伊,你最近害喜严重,看你受累,我心疼啊,熬药的事指使下人去做!”

    尹伊已有孕三个月了,刚来慕容府时那两次折腾,竟然让她怀了孩子,尹伊也是无奈得很啊!

    尹伊用胳膊肘轻轻拐了拐慕容墨翊紧靠的身子,没好气道:“还不是你太能造,这孩子也不知会是什么命?”

    话到此处尹伊不禁伤感不已,想到自己特殊的身份,本来想流掉这孩子的,但是看着慕容府人丁稀少,就没忍心留了下来。

    慕容墨翊轻轻按住了他瘦削的肩头,将她身子掰正,正面着自己,深邃的瞳仁紧紧盯着那张爱到不能自拔的小脸,道:“我的孩子都是好命,等我身体好了,还要让你为我生更多的孩子!”

    尹伊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嘀咕道:“你以为生孩子跟母鸡下蛋那么简单吗?还生更多的孩子,不得要了我的命吗?”

    这话一出,慕容墨翊心疼不已,紧紧揽她入怀,“那就不生了,只要有你在就好!”

    尹伊环住了他的腰,这男人真是太依赖她了,每日除了去趟皇宫,接待来客,或是有事外出应酬外,其余的时间都跟她寸步不离,仿佛怕她丢掉一般。

    “后日就是墨轩的亲事了,墨轩跟我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把你带去喝他的喜酒,你可要做好准备。”

    尹伊果断摇了摇头,“我身怀有孕,新妇眼毒,为了孩子是断然不能去的!”

    慕容墨翊笑了笑,“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人论的,我可不信这些,反正我已答应墨轩了,后日一定把你带去。”

    尹伊再次回绝,“不行,府上的人都去,又有朝廷官员参加,我若是去太招眼了,真的不能去。”

    “招眼?”慕容墨翊轻轻托起了尹伊的小下巴,玩味地点了点头,“嗯,确实很招眼,太漂亮了,不过我不介意炫耀一下!”

    尹伊生气了,“慕容墨翊!”

    慕容墨翊蹙起了眉,“不是让你叫我墨翊吗?怎么还直呼全名?惩罚你是必须的,要不然不长记性!”

    “慕容……唔……”

    唇被他含住了,情谊浓浓,缱绻掠夺,这是他对她永恒不变的惩罚。每每此时,尹伊都气得牙痒痒。不分场合,随意发情,被奴才们看到过多少次都数不清了。

    更可恨的是他为了弥补房事上的欠缺,完全将一个吻延伸的很长很长,很黏很黏,让陷进去的她都不舍得分开。

    一股糊味进入鼻腔,尹伊猛然间睁开双眼,推开了身上的男人,“不好,药糊了!”

    接下来就是她一边咒骂着慕容墨翊,一边手忙脚乱捣鼓的身影。

    “这都熬糊多少次了,能不能在我熬药的时候别来打扰我!”

    身后的慕容墨翊宠溺地笑着,这三个月来身体被这女人调理得好了很多,如今他都可以舞剑了,对以后的日子有更深的盼头。

    两日后的下午,慕容府三辆马车向着慕容墨轩的宅院出发了,大夫人和三夫人坐在前面的马车里,慕容香茹、苏锦绣和无忧坐在中间马车里,慕容墨翊、尹伊和傲雪坐在最后面的马车里。马车两侧步行着主子们的丫鬟小厮。

    尹伊仍记得在上车前所有人看向她时那复杂的目光,她怀孕的事在府里已经人尽皆知,即使她再低调,她永远都是府里最夺人眼球的人。

    这三个月尹伊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四年前慕容香茹刚嫁进左督御史府半个月,便拿着田书礼的休书回了娘家,原因是她不懂尊卑礼数,将田书礼的母亲推倒摔伤了腿。

    要说如今四年过去了,慕容香茹声名狼藉,算是嫁不出去了。

    慕容香秀倒还好,嫁了个偏远的官宦人家为小妾,生了一子一女,有了她姐姐慕容香茹的教训,收敛心性,小日子过得还可以。

    慕容墨轩的妹妹慕容凌薇嫁了一个商人,虽然做的是小本买卖,但两人勤劳能干,相敬如宾,最近才添了一个儿子,小日子可谓是很圆满。

    到了谏议大夫府,尹伊发现大门口是咿呀的围观群众,慕容墨轩这两年为彧国清理了很多贪官污吏,百姓们已将他当成活佛供着。这次大婚,自然是很受关注。

    一行人穿过人群,进了红绸紧簇喜气祥和的院落,此时才发现院里酒席已备好,从东到西露天开设。

    更奇怪的是,院里竟有无数禁军把守,场面相当肃静。

    无论是宾客还是朝廷官员无一人落座,全都恭敬集体站于一侧,直到所有人听到了慕容墨翊进府的动静后,才主动地让出一条道来,瞬间一黄袍加身,带有强大王者气息的朗朗男人进了慕容墨翊一行人的视线。

    是御景帝!

    他的身侧还跟着一位穿着华丽、妆容精致、长相绝美的女子,是四年前殷国为了两国和平,派来和亲的玉溪公主,如今的溪贵妃。

    走在最前端的慕容墨翊脚步微滞,手里握着的一只手明显抖了一下,尹伊杏眼眯了眯,心不可控地抖得厉害。

    四年了,他们终于又见面,只是这次以真面目相见。

    尹伊感觉到御景帝在看她,让她手心里全是汗水。

    慕容墨翊用力握了握尹伊的手,然后悄无声息地放开了,独自大步向着御景帝走了过去,同时紧随其后的还有大夫人,她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尹伊和苏锦绣三夫人等人主动退到围观的官员当中,规规矩矩地站好,她目光犀利地偷瞄着不远处的御景帝,深仇大恨如洪钟一般敲击着她的心,恨不得冲上去结束了他的命。

    慕容墨翊和大夫人上前跟御景帝行礼客套一番后,御景帝竟把目光向着尹伊看了过来,让她不知怎么收敛此时的厉眸,只能低着头躲避着。

    御景帝这样堂而皇之地看尹伊,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尹伊飘了过去。

    御景帝突然收回目光,侧头看向了身边的溪贵妃,笑道:“爱妃,朕一直觉得你的美无人能敌,可是今日好像要输给别人了!”

    溪贵妃同样看到了人群里那衣着素净,但美得让人窒息的尹伊,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厉色。

    接着就见她揽住了御景帝的胳膊,娇柔出声道:“皇上,想必那就是镇国公消失了四年的心头肉吧,您可不要夺人所爱呀?”

    御景帝笑着拍了拍溪贵妃的手,又看向脸黑成关公的慕容墨翊,道:“爱妃真爱说笑,爱臣的女人,朕怎么能有非分之想呢?是不是呀,墨翊?”

    慕容墨翊赶紧弯腰作揖,“皇上说笑了……”

    这时,就见御景帝挽起溪贵妃的手,慢慢向着尹伊走了过去,慕容墨翊心提到了嗓子眼,若是此时尹伊出手,御景帝恐怕该见阎王了。

    尹伊听着御景帝越来越近沉稳无一丝慌乱的脚步声,整颗心都要炸了。藏在衣袖下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手指甲狠狠戳着手心的肉,恨不得戳出血来。

    御景帝和溪贵妃终于稳稳地停在了尹伊面前,两双肆意打量的厉眸将她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尹伊直挺挺地低头站着,不行礼也不言语,等着御景帝先开口。

    就见御景帝感慨地摇了摇头,“怪不得墨翊会为你白了发,英雄难过美人关哪!”

    尹伊杏眼微微阖动了一下,缓缓抬起了头,对上了御景帝那明显惊讶的眸子。

    要知道她的美超凡脱俗,刚柔并济,不止在皮,更在骨,御景帝着实看呆了。

    尹伊微微欠了欠身,露出了端庄优雅的笑容,回道:“皇上错了,今日最美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溪贵妃,应该是新娘子才是!”

    御景帝听言,眼神微滞之后龙颜大悦,哈哈大笑道:“对对,朕的确是说错话了!”

    紧接着就听院门外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一喜官扯着嗓子喊了句,“吉时已到,新娘子进门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