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62章 进宫面圣
    皇宫清御大道上,慕容墨翊拉着尹伊的手在列队的朝廷重臣中昂首前行。

    青石铺就的宽广大道两侧,每隔一米是盔甲加身手执长矛而站的精锐侍卫,唯有这个美丽的女子成了最耀眼的一道风景。

    慕容墨翊的冷漠是出了名的,平日里有人会上前殷勤几句,只是今日没人上前,因为他冷得彻骨,那威慑的气势不容任何人接近。

    重臣们偷偷窥视,暗叹尹伊的美,暗猜他此举的目的。

    “镇国公这是给皇上献美人来了?”队列后方有官员小声议论开来。

    旁人摇头,“不,不,你看他分明牵着那美人的手……”

    “我怎么看那美人像赛月婵啊?”有官员认出了尹伊。

    “对对对,确实是,他怎么会把这女人带来呢?”

    “上朝期间谈论国政大事,镇国公此举恐怕不妥!”有人说着但不敢上前劝言。

    另一官员摇摇头,“镇国公见了皇上都可免礼,又特赦随意出入养心殿,朝堂上特批首发言,这带一女子算不得什么。”

    慕容墨轩夹在官员中自然看到了慕容墨翊牵着尹伊,听着旁人的议论,刚要上前劝说,却被宰相大人拦住了。

    “墨轩莫要浮躁,镇国公此举定有自己的道理。”

    话罢,他神色黯然地看向了那个婀娜的身影。

    慕容墨轩这才放弃,“是,岳父大人。”

    楚俊生此时也在众臣之中,他的心忐忑地不成样子,没想到慕容墨翊会如此大胆地带着她在朝臣中露面。不管怎样,他还是信他的。

    ……

    一声声窃窃私语传入了尹伊敏锐的耳朵里,她悄悄抬眸看了眼慕容墨翊刚毅冰冷的侧颜,没想到他跟御景帝混得这么好。

    感受到尹伊偷窥的目光,慕容墨翊垂眸看了她一眼,低声道:“紧张了?你手心里都是汗。”

    尹伊眨了眨眼睛,心虚道:“哪有?这衣服太热了,以后绝对不穿了!”

    慕容墨翊转头看向尹伊的小脸,她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再低头一看她繁杂华丽的衣衫,不自觉蹙起了眉,“以后不穿了!”

    尹伊心底莫名惆怅,有以后吗?

    她不知怎的就信了慕容墨翊,此次来她没做任何准备,身上没带一枚暗器,更不知他要做什么,只是跟着他心里就莫名的心安。

    金銮殿大门敞开着,官员们微整衣帽,恭敬又严肃地向殿内走去,慕容墨翊牵着尹伊慢慢落到了队列最后头,最后止步于大门外。

    当着门口侍卫的面,慕容墨翊牵起了尹伊的手,“待会儿无论我说什么,都要配合好我,好吗?”

    尹伊心里一紧,这男人到底要干啥?不会是要让御景帝赐婚吧?

    “听到了吗?”慕容墨翊又问了一句。

    尹伊咬了咬牙,“看情况……我尽量吧……”

    大殿内官员跪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片刻后,一声浑厚苍劲的话语带着一思疑惑传出殿外,“咦,今日镇国公怎么没来?”

    所有官员不自觉转头望向殿外,就见慕容墨翊牵着尹伊的手在群臣的注视下阔步走来。

    龙椅上的御景帝微微蹙眉,目光不自觉扫向那抹靓丽的倩影,直至越来越近,视线越来越清晰,他陡然间瞪大了双眼,手不自觉抓紧了雕龙扶手,一颗心剧烈起伏。

    皇宫里已处处设下埋伏,只要尹伊出现,便可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她竟然以这种方式轻而易举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想到了四年前她那致命的毒针,御景帝感觉到刀架脖子上的恐慌,他没有金丝软甲护身,侍卫们都在殿外,身旁只有一个隋公公,若是死在朝堂之上,岂不会成为全天下最可悲的皇帝?

    随着两人越来越近,御景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死死瞪着尹伊,心里越来越惶恐,突然他哆嗦着站起身来,“护驾”两个字还未说出口,就见慕容墨翊跪了下来。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慕容墨翊恭敬地行着跪拜之礼。

    尹伊垂眸看向伏在地上的慕容墨翊,他并没有让她跪下,也不可能跪下,所以此时她站得笔直。

    目光随意地瞥向最高位的御景帝,他仍旧呆愣地站着,眼睛撑得老大,惶恐震惊写满整张脸。尹伊顾自笑了笑,看来他很是怕她啊!

    对于尹伊笔直的站姿,朝堂上出现了窃窃私语,见了皇帝都不行礼,这可是欺君之罪,着实为她捏了把汗。

    良久,御景帝终于缓缓坐了下来,他努力让自己面上平静,道:“爱卿平身!”

    伏在地上的慕容墨翊这才直起身来,但依旧跪着。就见他双手抱拳,高声道:“皇上,臣有罪,特此来请罪!”

    尹伊绷紧了神经,这人到底要说啥?

    御景帝握紧了拳头,“哦?爱卿为我彧国换来三十年和平,更是施舍钱财为国尽忠,何罪之有?快快请起,有什么事我们私下商谈……”

    御景帝心慌了,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

    只听慕容墨翊铿锵有力地回道:“皇上错了,为我彧国换来三十年和平的人不是微臣,而是臣身边这位女子。”

    话题终于转到尹伊身上,群臣们一听为彧国换来三十年和平的人是竟是那位女子,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御景帝已经坐立不安,慕容墨翊这是要干什么?

    “爱卿想必是累了,不如早些回去歇息……”

    慕容墨翊站起了身,转身看向了在场的众臣,道:“此女子从小便以男儿身随父征战沙场,用巾帼之躯为我们彧国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天下太平了,大家说,她应不应当跟我们一样享受风华?”

    众臣纷纷点头,但是一想到此女不是彧国第一女子赛月婵吗?怎么可能跟战场扯上关系?

    众臣中的慕容墨轩听得云里雾里,他望着尹伊那孱弱的身子,终于忍不住发问了,“大哥,这赛姑娘当真上过战场?”

    这一问所有人都静下来洗耳恭听。

    慕容墨翊刚要开口,就听身后传来御景帝寒冰般震彻耳膜的话语,“镇国公,朕命令你住嘴,再敢多说一个字,朕定你欺君之罪!”

    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众臣们渐渐意识到事态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御景帝已然震怒。

    慕容墨翊默默攥紧了拳头,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了脸色阴沉的御景帝。

    此时不说更待何时,他拼了。

    可是就在他刚要张嘴的时候,一声柔美的喊声响彻朝堂。

    “皇叔叔!”尹伊笑靥如花地看着御景帝,这一声皇叔叔她叫得异常艰辛。

    御景帝彻底慌神,皇叔叔,曾几何时有一个小女孩总是这样亲昵地喊他,让他疼爱到极点。

    大臣们再次不淡定了,纷纷将目光看向那美丽的女子,猜测着她的身份。

    而众臣中的苏相两眼泛酸,凄然地望着尹伊那瘦弱的身子,记得她小时候总是喊他苏爷爷。

    这时,就见尹伊大步上前迈了一步,银铃般悦耳的嗓音再次发出,“皇叔叔,您不记得伊伊了?小的时候您总是把我抱到龙椅之上,与你一同听取朝堂要事。还说我若是个男子该多好,那样就可以为你保家卫国了。父亲可是听信了你的话,真的就把我带去了战场,皇叔叔可不能不认啊?”

    这话一出,众臣再次哗然,对这女子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御景帝想喊侍卫把尹伊抓起来,但是以她的武功肯定会先一步降住他,于是便呆呆地不知如何是好。

    就见他站了起来,手指着尹伊,“你……你……朕……朕不允许你再多说一个字!”

    尹伊轻蔑一笑,忽而眼睛一眯,脚尖点地,腾空而起,落下时已紧挨着御景帝坐在了龙椅之上。

    隋公公急忙上前欲出手,“大胆……”

    “嘘!”尹伊食指附上唇边,亲昵地揽住了御景帝的胳膊,“我跟我皇叔叔好久不见了,就不能让我们好好说两句话吗?皇叔叔,你说是吧?”

    感受到尹伊胳膊传来的温度,以及那不阴不阳的话语,御景帝浑身僵硬,感觉血液都要凝住了。他知道尹伊武功有多高深,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他一命呜呼。

    “隋公公……你……你退下……”

    隋公公这才停止动手。

    朝堂上的慕容墨翊默默攥紧了拳头,这女人要干嘛?不会是要结束了御景帝的命吧?

    “皇叔叔,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尹伊撒娇地摇晃着御景帝的胳膊。

    御景帝终于转眸看向了她,那张倾城的面容跟七岁时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

    七岁那年,她就是这样跟她一起坐于朝堂之上听取官员进谏,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再见竟是这般情形。

    御景帝怔怔地看着她,始终无法开口喊出她的名字。

    尹伊的眉眼突然有了一丝狠厉的笑意,“皇叔叔既然忘了尹伊,那总该记得我父亲护国公的名字吧?”

    护国公?护国公!

    众臣们再也不能淡定。原来这女人竟然是护国公尹忠国的女儿,她不是已经淹死在护城河里了吗?慕容墨翊怎么会和她在一起?还有她上战场的事是真的吗?

    而最让大家担忧的恐怕就是御景帝的安全了……

    只听终于有人向着大殿外喊道:“来人,来人,护驾,护驾!”

    就见步伐整齐的大批精锐侍卫闯进了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