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伊人何求 > 第170章 立遗诏
    太子袁晟之死惊动朝野,御景帝听闻后当场口吐鲜血,陷入昏迷。

    第二日,秋雨悄无声息地下了起来,淅淅沥沥,不大也不小,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更添一丝阴霾。

    四皇子跪于养心殿门口,雨水湿透了他的衣衫,满心的懊悔写满脸上。

    御医们在养心殿里进进出出,朝野大臣静立旁侧,三宫六院的妃嫔及皇子公主跪了满地,嘤嘤哭泣声不绝于耳。

    皇后在听闻太子的死讯后,一口气没缓过来,晕了过去,此时在她的寝宫躺着。慕容天凤带着她的两个儿子哭得肝肠寸断,她期盼已久的皇后之位就这么没了,以后这孤儿寡母可怎么过活?

    要说这太子袁晟偷袭慕容府着实让人吃惊,虽然双方有点些矛盾,但如今镇国公和文正郡主的地位,不是一般人说动就能动的,太子这一举动真是让人费解。

    要说四皇子杀太子袁晟之事,明面上纯属误杀,昨晚太子是偷袭,身着夜行衣,加上天黑,误杀基本可以敲定。

    但是说到皇位之争,这误杀就有些牵强了。四皇子和太子两人一直是死对头,为了皇位各自培植势力可是人尽皆知的事,这太子一死,对谁最有利,自然是四皇子了,满朝文武也是众说纷纭。

    溪贵妃贴身伺候着御景帝,一双美丽的杏眼已经哭成了核桃,昨夜她亲眼目睹御景帝吐了一大摊血,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她是审时度势之人,杀御景帝只是动动手指的事情,但是未来天子还未确定,此时杀了他只会让局势更加混乱,所以她把他的命留到了现在。

    第三日早晨,御景帝在昏迷了一天一夜后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目光茫然地望着这养心殿里的富丽堂皇,这都是他的基业,是他一生的财富,如今就要离开了……

    “皇上,皇上醒了!”柔若惊叫出声。

    以苏相为首的满朝文武匆忙围了上去,御景帝寿限已到,趁着他还有一丝意识,重立新帝是眼下最紧要之事。

    御景帝已经抽尽浑身气力,此时就是一个活死人。他将目光缓缓望向最跟前的苏相,再依依看向众臣,想到自己在位这三十年荣辱一生,眼眶不觉湿润了。

    杀尹伊灭慕容府是他最后的愿望,没想到竟以太子之死收场,悲哀悔恨也无用,他已无翻身之日。

    这一整日的昏迷,他的脑子清醒得很,但就是睁不开眼,如今睁开眼了,也到了抽丝剥茧之时。

    “四……四皇子……可在……”他虚脱无力道。

    大臣们听闻,赶紧朝殿外喊,“快,快宣四皇子,皇上要见!”

    片刻之后,四皇子被一太监搀着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他整整跪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浑身冰冷颤抖,已尽虚脱。

    众臣纷纷让出道路,四皇子跪在了御景帝龙榻边,俯身贴地,哀声道:“父皇,儿臣前来请罪,任凭父皇责罚!”

    御景帝缓缓将头侧了过来,目光捕捉到四皇子匍匐的身躯,脸现一丝狠厉。

    “你,残害手足,其罪当诛……就算是晟儿死了……皇位你也休想……朕,朕有的是儿子……”

    众臣愕然。

    四皇子身子抖了一下,握紧拳头,猛然间抬起头,辩解道:“儿臣冤枉,儿臣府邸离着慕容很近,听到刀剑声才前去营救的。偷袭慕容府的都是黑衣人,儿臣也没想到是太子……”

    御景帝轻笑了声,“哼,冤没冤枉你……你心里最有数……”

    四皇子紧跟了句,“照父皇的意思,郡主和镇国公是有功之臣,他们有难,儿臣应该坐视不管吗?”

    御景帝摇摇头,“辩解也无用……朕懒得与你多说……四皇子袁成听旨!”

    四皇子咬牙垂眸,“儿臣在!”

    御景帝眨了眨眼,沉声道:“你心胸狭隘……残害手足……从此以后贬为庶民,不得回京!”

    四皇子愣了片刻,慕容墨翊承诺给他的江山呢?他帮着慕容墨翊解了围,而他不但没来相助,倒是藏了起来,好笑,被利用了吗?

    但是转念一想,若是太子袁晟登基为帝,他的下场比这也好不了哪里去。算了,能杀了袁晟也算是了了他一桩心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想到这儿,四皇子坦然多了,赶紧磕头谢恩,“儿臣谢父皇不杀……”

    “皇上,皇上……”话没说完,就听一侍卫疾奔到了龙榻旁,跪下抱拳道:“皇上,不好了,宫门口聚满了老百姓,已经站满了整整四条街,都在喊,喊……”

    御景帝愣然,苏相赶紧问:“在喊什么?”

    那侍卫犹豫道:“在喊……皇上不仁,暗派太子袭击慕容府,太子……太子死有余辜,额……四皇子救了慕容府,就应该立为太子……”

    此话一出,御景帝突然间胸膛起伏,肺部一股巨痛袭来,接着“哇”一声,鲜血从口中喷出,再次不省人事。

    养心殿里再次乱作一团,嫔妃皇子公主们再次哭作一团……

    四皇子看着大家手忙脚乱的样子,起身要走出养心殿,却被苏相拉住了手臂。

    就见苏相目光深沉,“四皇子哪儿也不要去了,就待在殿内吧!”

    袁成怔了怔,终点了点头。

    御景帝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半夜时分,此时的他目光浑浊,眼神呆滞,殿内仍是满满的人。

    苏相上前查看御景帝的情况,“皇上,皇上……”

    御景帝眼神迷离地看着苏相,缓缓开口,“朕……朕不行了,朕……要见……文正郡主……”

    苏相先是一惊,接着眼眶红了,“皇上,您龙体欠安,还是先立……立遗诏吧……”

    御景帝眼睛瞪直,像死了一般沉默,他也知生命到了尽头,但是他心有不甘啊!

    “文正郡主……朕要见她……”

    苏相后退一步跪了下来,身后的众臣都齐齐跪了下来。

    只见苏相叩首道:“皇上,边境四十万大军听闻文正郡主和镇国公遇袭后,躁动不安,有叛乱之象,纷纷拥护四皇子为新太子……如今四皇子深得民心,又军心所向,唯有传位给他,方能解决此次动乱。我们彧国如今的太平得来不易,望皇上三思啊!”

    众臣齐叩首,“望皇上三思!”

    此话一出,御景帝陷入绝望,消息竟然传到了边境,定然是人为,可是他已到垂死之际,已经追究不得了。

    回想彧国这三十年太平得来的确不易,从他杀了护国公,就一步错步步错,这最后关头了,他的一句话将决定彧国的未来,他不能成为千古罪人。

    他累了,该歇歇了……

    “苏相提笔,朕要立遗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