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全职厨师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暗中调查
    因此刚刚正准备开口说话的那个女职工立刻又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吐露一个字。

    楚南有些恼火,嘴里怒喝了一声:“你们怕什么呢?我都说了,今天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你们。你们尽管说,谁都不能坏了公司的规矩!”

    那两个女职员听到楚南的话,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又低下头来,过了很久才缓缓说道。

    “是,陈经理说的没错,他在教育我们工作上的一些事情……”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楚南听出了这两个女职员心里还是害怕,不敢当面指证陈建国侮辱打骂下属的事实,担心被报复。

    所以楚南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打断了他们的话,直接让他们先出去了。

    “是……”

    两个女职员向楚南鞠了鞠躬,道谢了一声就捂着自己的腿快步的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那两个女职员离开之后,陈建国也在一旁笑着奉承了起来。

    “楚先生说的真好,好一个谁都不能坏了公司的规矩!我们苏氏集团也是大公司,理应有自己的规矩。不知道楚先生今天特意造访所谓何事啊?”

    陈建国的话绵里藏针,表面上是在奉承抬举自己,实际上是在嘲弄讥讽楚南擅自用权,妨碍他办事。

    楚南自然第一时间就听出了陈建国话里有话,不过他并没有拆穿,只是在那里冷冷笑着。

    “陈经理,你也不用再那里奉承我了,你也知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跟你打听一件事的……”

    “向我打听事?呵呵,楚先生说笑了,不知道你想跟我打听什么啊?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建国“老奸巨猾”,说话说得确实非常好听,这么会拍马屁,也不难怪会坐到今天的位置上。

    “哦,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看,你和你哥哥陈建光最近有往来吗?”

    “我哥哥?!”陈建国皱起眉头,嘴里叨念了一遍,然后笑着问道:“我和他已经好久没联系了,上次见面还是在年夜饭上。你也知道,他现在国宴主厨忙的很,我虽然是他的亲弟弟,但是也很难跟他见面的……”

    楚南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嗯嗯……”陈建国笑了笑,又眯眼笑道:“对了,不知道楚先生为什么突然问起我哥来了?”

    “哦,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再说了,他是国宴的主厨,一定对眼下流行的菜肴有什么独到的见解,我想这对以后我们苏氏盛宴日后的发展轨迹和发展方向一定有很大作用!”楚南想了片刻,编出了一个理由敷衍道。

    陈建国也知道楚南说这话不过是托词,不过他也没有揭穿,只是顺着楚南的话说了下去。

    “哎呀,楚先生果然是眼光长远,见识不凡,竟然连这些都想到了。”

    “呵呵,没什么,我只是为公司尽一份自己绵薄之力。既然如此,我就不再打扰你的工作了,陈经理我先走了!”

    陈建国摆了摆手:“哪里哪里,楚先生还是多来打扰打扰的好啊,这样我们做事也更加有动力。楚先生这就要走了么?”

    “是啊,我还有事要忙,先告辞了!”楚南回应了一句,随即便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楚南离开之后,陈建国还不忘追去看了看,确认楚南真的走了,他才回到了办公室,然后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喂,建国吗,不是告诉过你,没事不要打我的电话吗?”

    “不是啊,大哥,我打电话给你是有要紧的事告诉你啊。”原来陈建国拨通的这个电话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哥哥陈建光。

    陈建国捂着听筒,小声的说了起来:“大哥,刚刚楚南找我了……”

    “楚南?哪个楚南?!”

    “还能有谁啊,不就是当年被你挤下去的那个钓鱼台主厨楚南吗?”

    “什么,竟然是他?!他来燕京做什么?”

    “不清楚,不过现在他在代管着苏氏盛宴,今天还特意跑来问我关于你的事……”

    “关于我的事……莫非他向你打听了一年前的那事?”

    “哦,这倒没有,只是问我最近有没有跟你有往来,听口气他想见见你……”

    “是么?他这辈子都别想了。好了,你继续给我盯着他,有什么事立刻向我汇报。”

    “是!”

    ……

    楚南离开陈建国的办公室之后,并没有着急离开苏氏集团总部大楼,他跑到了隔壁,打听了一下刚刚进门被训斥的那两个女职员的信息。

    很快,楚南便来到了那两个女职工工作的地方。

    看到楚南走了进来,那两个女职工立刻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楚南行着礼,打着招呼。

    “楚先生,您……您好!”

    楚南点了点头,然后便关上了工作室的门。

    两个女职工不知道楚南要做什么,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满脸紧张的看了一眼楚南。

    等到楚南回身的时候,他们立刻又把头低了下去,看上去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十分的害怕。

    楚南走到了他们的跟前坐了下来,嘴里淡淡的说道:“你们不要害怕,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楚南又指了指旁边的两张凳子,对他们说道:“别站着了,我不习惯,都坐下吧。”

    “是!”

    两个女职工点头应了一下,随即便在楚南的示意下坐到了凳子上。

    可是刚一坐下,他们俩个立刻又像反射似的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慢慢适应之后,这才又坐了下去。

    “嗯?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伤吗?”

    两个女职工点了点头,并没有答话。

    “怎么搞得,是被谁打了吗?有伤怎么不申请休假,还在这里工作?”楚南皱起眉头,疑惑不解的问了起来。

    终于,坐在左边的那个女职工见楚南没有可怕,胆子也稍稍大了一点,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我……我们不敢……”

    “不敢?!不敢什么?是不敢休假,还是不敢说是被谁打了吗?”

    楚南不怒而威,语气也不禁加重了几分。

    这一加重吓得那两个女职工差点就跪在了楚南的面前。

    “起来,都给我起来!把你们的头也抬起来!你们不用这么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