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全职厨师 > 第825章 颇有渊源
    这一次就连小宫山秀明也不由得为之惊叹了起来,嘴里连声称赞了起来,还用那十分蹩脚,口音非常古怪的英文喊道。

    “it is amazing!!!”

    倒是把一旁的楚南都给逗乐了,心想着这和国人的英文发音还真的是飘得很啊,你要是不仔细听,还真就听不出那是个什么味儿。

    三位评委包括楚南在内,全都不约而同的给出了100分的满分评价,再次让整个会场了起来。

    “乖乖,看来今天这次比赛的冠军就是那个小光头厨师了!”

    “哈哈哈哈,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一个小光头竟然还能做出这样的美食来!”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该不会真的是某寺院出来的小师傅吧?”

    “而且还这么年纪轻轻的,看来将来一定会被选入国厨的吧?”

    那个光头小师傅面对着这些欢呼声倒是并没有显得非常的激动,表情依旧如之前一样的平静,这一点倒是让楚南很是喜欢。

    “嗯,不错,跟自己很像嘛!”楚南嘴里忍不住称赞了一句。

    就这样,在评委的一致评分下,光头小师傅当之无愧的获得了这次和风厨艺比赛的冠军,随之小早川晴子颁发了奖金,说了一番致谢的话语之后,这场比赛就这么不算圆满的落幕了。

    楚南刚下评委席,小早川晴子就匆匆忙忙地跑来跟楚南道谢。

    “楚南,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临时帮我救场,今天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小早川面带笑容对楚南说道。可能因为比赛结束了,她也没有什么压力和心理负担了,所以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楚南摆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没什么,谁让我们是朋友了,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楚南,等有时间了我一定好好答谢你!”

    “别别别,你啊还是去看看你们的大厨师小宫山秀明吧!”楚南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怪怪的。

    小早川晴子一听就明白了楚南一定还是因为之前的事在生气。

    的确,这件事确实是小宫山秀明做的不好,可是小早川晴子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人家是自己请过来的,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难不成真的让他当面出丑吗?

    不过安排一场和解的宴会倒是没有问题。

    想到这里,小早川晴子心中便有了主意,于是便对楚南说道。

    “楚南,之前的事我知道是小宫山先生做的不对,我再次代他向你道歉,不如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好的化解一下你们之间的误会,你看怎么样?”

    “算了吧!”楚南一听立刻就没好气的说道:“小早川小姐,我还有事,先告辞离开了!”

    说着楚南转身便离开了会场,小早川晴子在后面还想叫住楚南,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喊出口。

    因为她知道即便自己开口了,人家也不会为自己而留下的。

    看着楚南一去不回的背影,小早川晴子的心中隐隐有些疼痛,这种感觉以前还从来没有过的。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听到那家伙说这些话我会感到心痛?!”

    ……

    楚南向小早川晴子辞别之后,便直接找上了那个名叫无花果的光头小厨师。

    “小师傅,你等一下!”

    无花果看到楚南来了,连忙向他恭敬地行了一礼,“楚南先生,不知道您还有什么事吗?”

    楚南倒不像无花果那么的生分,直接揽上了他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小师傅,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喝一顿啊?”

    “这个……我从来都不喝酒的,恐怕是不能奉陪了。”

    “那也没事,不知道小师傅这一身厨艺是哪里学来的啊?我看你天赋很高,想不想加入我们苏氏盛宴?”楚南客套了一会儿之后,便开口说出了他的来意。

    无花果听完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之后,脸上带着一丝歉意说道。

    “不好意思了,楚南先生,我下山之前,师傅千叮呤万嘱咐,切不可加入任何的帮派团伙,这次来参加比赛也不过是想试一试自己的水平而已,我自在散漫惯了,实在是不想受到什么约束,更何况师命难违,还请楚南先生你见谅!”

    楚南听到此话,越发的对这个无花果小师傅感兴趣了,对他的师傅也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于是嘴里又继续问了起来:“小师傅,不知道尊师是谁,可否透露一下他的名讳?”

    “这……”

    “你放心好了,我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想看看当今之下,还有谁能教出如此优秀的天才厨师!”楚南倒是丝毫不吝啬自己对无花果的夸赞溢美之词。

    无花果闻言,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缓缓吐露了出一个名字。

    “家师姓陈,具体叫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她常自称是红莲居士……”

    “什么什么,红莲居士?!”听到这个称号,楚南一下子就惊叫了出来,然后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的无花果看着,嘴里又不确定的问了一遍:“无花果小师傅,你的师傅真的自称红莲居士吗?”

    无花果点了点头,“是的,她的落款用的都是这个称谓,怎么了,楚南先生,看你的表情,似乎很惊讶似的,有什么问题吗?”

    楚南没有直接回答无花果的话,而是继续追问道:“你的师父今年是不是五十来岁的样子,精通华夏八大菜系,尤其以川菜见长?”

    “嗯?!楚南先生,您是如何得知这些的?莫非你也认识家师啊?”无花果听到楚南这么一问,倒是变得十分的好奇了。

    楚南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点了点头,“岂止是认识,真说起来的话,还有点渊源呢!”

    “渊源?!此话何解?”无花果并不知道楚南此话所指,听楚南的口气,似乎是认识他的师傅一样,这倒是令他很是意外。

    楚南便为他解释了起来:“这么跟你说吧,教授我武艺的恩师名唤青松,以青松居士自称……”

    “青松居士……红莲居士……莫非……莫非……”无花果听到这里,猛地一拍脑袋,好像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楚南先生,难道你的师父就是家师朝思暮想、日夜念叨的那个卫青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