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都市娱乐小说 > 全职厨师 > 第919章 方便之门
    欧阳甫微微一笑,说道:“哦,没什么。楚南世侄远道而来,不如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再走吧,我这就让下人去烧桌饭菜,来人啊……”

    话音未落,欧阳静静也连忙跟着附和了起来,笑着说道:“是啊是啊,楚南,反正来都已经来了,你就留下来吃个饭嘛,好不好?”一边说着,那欧阳静静一边摇着楚南的胳膊,把楚南摇的是骨头都酥了。

    楚南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看那欧阳甫一再坚持的,而且又有欧阳静静在一旁煽动,楚南是想拒绝也困难啊,便也只好答应了下来。虽然并不知道欧阳家父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是什么药,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只是吃顿饭而已。

    “好吧,既然如此,小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楚南拱手应了下来。

    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仆人便准备好了一桌的饭菜,欧阳甫邀请楚南去餐桌旁一起吃饭。楚南点了点头,便走到了餐桌旁坐了下来。

    欧阳静静也拖开了一张椅子,坐在楚南的身边。如此近的距离,楚南都能闻到欧阳静静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清香,好似百合的香气,闻上去十分好闻。再瞥眼望去,却发现欧阳静静这个小妮子也正好在偷看着楚南。

    这下子四目相对,欧阳静静的俏脸“刷”的一下就变得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似的,楚南见此赶紧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他。

    这时,欧阳甫也开口说话了:“楚南贤侄,你如今杀害了叶家百年不遇的天才叶博然,人家叶家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不知道你今后作何打算?”

    楚南听到欧阳甫这话,微微一愣。他发愣不是因为欧阳甫问他今后的打算,而是因为那个叶博然竟然也能称得上是百年不遇的天才,这简直让楚南觉得是在侮辱“百年不遇”和“天才”这两个词。不过那欧阳甫当然是不知道此时楚南内心的真实想法的。

    欧阳甫看到楚南一言不发的样子,还以为他在思索着日后的打算,于是便关切地对楚南说道:“楚南贤侄啊,你也不用太担心了,那叶家虽然势大,但是我欧阳家可不惧怕他。我想就算他叶家报仇心切,也不敢在我的府上乱来动我的贵宾,如果你没有什么好去处的话,我欧阳家倒是乐意为你敞开方便之门!”

    楚南听闻这话,这才知道欧阳甫是误会自己意思了,不过看那欧阳甫一脸真诚的模样,倒也不像是假的,看起来他是有意结交自己。

    欧阳家在修真界当中一直都保持着中立,没有向任何势力臣服,这一点倒是令楚南很是欣赏。

    今日这欧阳甫既然以诚相待自己,而且不惜为了自己要和那叶家相抗衡,单凭这一点就足以值得深交了。更不要说他还有个如花似玉的闺女。

    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这美女的杀伤力永远是惊人的,楚南既然结识了欧阳甫父女,自然不会让他们最后重蹈满门灭族的覆辙的。到时候适时提点一下,让他们避去祸事也算是功德一件吧。

    想到这里,楚南又笑着答道:“欧阳叔叔,你的好意我就心领了。不过区区一个叶家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哦?!”欧阳甫一听,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哦了一声,随即又疑惑不解地问楚南道:“楚南贤侄,听你的口气似乎完全不惧那叶家,甚至根本看不起他叶家?你要知道,叶家可是有名的古武世家,别说是你了,就连你们现在的学院校长也不敢小看了他们。”

    欧阳甫原本以为这楚南是个聪明之人,不过听到他的口气还是太过狂妄自大,日后必定少不了苦果子吃。他若是能留在身边悉听教诲那倒还好,是个可培育的人才。可若是一意孤行,日后恐怕反而会连累到欧阳家。但是现在自己的女儿已经对他有意思了,难道要他这个做父亲的活活打消掉女儿的念头吗?

    正苦恼间,楚南的又一席话直接让欧阳甫惊吓而起,连手中的筷子都掉落在了地上。

    欧阳甫张大了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面前的楚南,耳畔回响着刚刚楚南的话语。

    “三月,三月之后,我楚南,誓要独自灭掉叶家,让叶家永久地在整个修真界除名!”

    楚南的话掷地有声,安全不像是什么胡言乱语,给人一种言必行行必果的感觉。如果不是亲耳听闻,欧阳甫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一个黄毛小儿之口。

    以一己之力,要灭掉一个有几千年传承的古武世家?若是换了以前有人这么在他面前跟他说,欧阳甫一定会认为那个人要么是个白痴,要么是个傻瓜。然而这话从楚南的口中而出,却让欧阳甫觉得是真的一般,好像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尤其是楚南在说出这话,周身散发出来的冲天气势,这股气势恐怕连神都能撼动吧!

    欧阳甫咽了咽自己的口水,好半天才重新恢复了神智,不过脸上依旧一片惊讶之色,他实在想不通这楚南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口气倒是不小,竟然想凭一己之力灭掉叶家?这不是痴人说梦吗?所以他也只当楚南是说笑话罢了,并没有在意。

    “楚南贤侄,上次你救了小女,我还没有好好跟你答谢,来,我敬你一杯!”欧阳甫说着便举起了酒杯,一旁的欧阳静静也拿起了酒杯给自己满满地倒上了,冲楚南笑道:“是啊是啊,楚南,上次你救了我,我都没有好好谢谢你,我也敬你一杯!”

    楚南看到这对父女都朝自己敬起了酒,也不好推辞的,只得拿起酒杯跟他们俩的碰了一下,随即不在意地说道:“没什么的,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说完楚南便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端的是豪气万丈。

    “好酒量!”一旁的欧阳甫见楚南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嘴里忍不住赞叹了起来,对楚南又多了一分好感,满意的点了点头。

    欧阳静静看到楚南狂放不羁的样子,看的是俏脸通红,一颗心里面仿佛小鹿乱撞似的。

    酒过三巡之后,欧阳甫便又向楚南询问起日后的打算来,“楚南贤侄啊,此次学院大比,你是名扬四方的,不知道日后你可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