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天刀遗录 > 第22章 猫鼠游戏(二)
    “小的可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不过听说有人看到那个小孩进了这个废宅。一开始我还信了,以为小孩是鬼,没敢卖他东西。可是后来看那个小孩挺好相处的,有影子,也不怕太阳,和他接触的人也没事。反正我是不大信他住这里的,您不知道,这个宅子以前死过不少人,进去就出不来,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天天呆在这。”菜农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很好,”白辉夜满意的点点头,又问道。“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

    “挺干净漂亮一小孩,大概十岁出头吧,爱把头发扎成一束。对了,每次出现都背着一个大包裹,看上去挺重的。”

    没错了,就是他,他背着的很可能就是他的刀。白辉夜想到那天看到的小孩背后的包裹。

    “你还能想起什么关于他的事么?或者他经常接触什么人?要是能提供重要的信息,赏钱加倍。”

    菜饭面上一喜,连忙冥思苦想起来,半晌眼前一亮,想起来一件事:“大人,我想到了,这个小孩别看笑的挺漂亮,其实不大爱说话。不过我倒是看到过他主动去找混混王石头搭话,他们可能有些关系。”

    白辉夜很高兴,连忙让菜贩带着他去寻王石头。

    这种底层混混一般都有固定的活动地点,等白辉夜跟着菜贩找到王石头,他正蹲在墙角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花虎跟别的混混吹牛呢。

    白辉夜跟菜贩确定了人,就挥手让手下把赏金给了菜贩,然后径直走到了王石头的面前。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王石头突然觉的光线被遮住了,于是转头一看,发现一个明显不是普通人的大汉站在自己身旁看着自己。吓得他连忙站起来,生怕招惹不该惹的人。

    “这。。。。。。这位大爷,您有什么事儿找小的么?”王石头一脸谄笑道。

    “你就是王石头?”

    “是的,就是小的。”

    “你认识一个姓张的小孩么。”白辉夜其实是在诈他,现在他基本确定这个孩子是张善逸,不过他要看看这个王石头知不知道他的名字,如果知道,那么就说明王石头这里很可能会有一些重要的信息。

    王石头脸色微变,心中有点惊慌。说实在的,他早就看出张卿不是常人,要不然谁家的小孩能像他一样武艺高强?谁家的小孩能像他一样潇洒不羁?

    眼前这个大汉锋芒之中带着一丝儒雅之气,一看就不是寻常人。他王石头没练过武,也看不出对方的实力境界,但是他曾经跟着老大远远的见过青蛇帮和五星帮的帮主,可远没有这个大汉有气场。也见过出巡的城主大人,就连先天境界的城主大人,好像也不如大汉给人的压力大。他身边的几个随从,精气神也都不弱于城主大人手下的几个统领。

    眼前的人是王石头从未见过、接触过的大人物,这样一个人来找张卿,到底是福是祸呢?

    要是问的其他人,王石头一早就把知道的全说了,说不定还能混不少赏钱。可是张卿对他来说不一样。那是这近十年来除了花虎和花大娘,第一个正眼瞧他、真的关心过他的人。哪怕仅仅是一句规劝,配合上他那虽然年纪小却好似兄长般的气质,让王石头是真的认同了这个人。

    说到底,王石头今年才不到二十,这个年纪的人本身就很容易因为一言一行认同他人。他从小也是读过书的人,可是现在混得圈子里都是一帮大老粗,让他感觉无人可以和他交心。哪怕关心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需要被比自己低的人可怜。

    直到他遇到了张卿,张卿的强大和言谈举止让他羡慕不已,潜意识就觉的比自己地位高,是自己向往的生活。所以被这样的人关心,他就容易记住。

    于是王石头咬了咬牙,回答道:“回先生的话,这街面上的小孩子不少,姓张的也有,您说的是哪个?”

    毕竟是城府不够,王石头的面色变化没有逃过白辉夜的眼睛,不过他不动声色,接着问道:“就是经常一个人出来买吃的,背着个大包袱的那个。我听人说你和他有过接触。”

    “哎哟,那倒是见过两面,不过那个小孩挺凶的,我不大敢跟他搭话。”

    “哦?你个大人还怕个小孩?”

    “瞧您说的,一般小孩我自然不怕,可那个不一样,会功夫,打起人来下手也狠,我遇到了就是躲着走。”

    “那你知不知道他住在那里,常去那里,在何处能找到他?”

    “大爷,我怕他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去注意他住在哪里?实在是不知道啊。”王石头叫苦不迭。

    白辉夜眯着眼看他,知道他没说实话,可是不明白这个混混为什么会为张卿隐藏,难道真的有什么关系?于是放出气势,死死地盯着王石头的双眼说:“真的么?要是回答了我的问题,重重有赏。可是如果让我知道你在骗我,那。。。。。。”

    王石头被先天高手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可是还是咬紧牙关,不说一个字。

    白辉夜正以为找到了条大鱼,想要加把劲逼问出来,结果旁边的花虎见事不妙,连忙跑过来,一边扶住满脸大汗的王石头,一边说道:“大爷大爷,您别跟石头置气,这小子有点愣,您问的我知道,我说我说。”

    白辉夜并没有收回气势,而是转眼看向花虎,没有说话,朝他挑了下眉,示意接着说。

    王石头想阻止自己大哥,可是被气势压着一动都动不了。只好看着花虎竹筒倒豆子的把他们和张卿的交往过程说了一遍,还说张卿确实住在废宅之中,他见过几次张卿翻墙而入。

    王石头听到大哥啥都说了,只好难过的闭上眼睛,这时心中的一口气也泄了,腿软脚软的倒了下去。花虎连忙手忙脚乱的把他扶了起来。

    这会儿的白辉夜倒是有点失望,本以为能获得什么新的消息,但不过是从侧面丰富对张卿的认知,还是没有找到他的藏身之地。不过现在他倒是好奇起了王石头,明明没什么重要信息,为什么他要咬死了不说呢?

    地位的巨大差距,让他一点不在乎对方的感受,于是直接就问了出来。

    王石头叹了一口气,都到这儿了,也不在乎把心中所想说出来,于是就把张卿的规劝讲了一遍。最后说道:“虽然我也不大了解小张爷,我知道的别人也可能知道。可是我觉得,至少不能让他的消息从我嘴里被问出来,我不能对不起一个对我好的人。”

    这倒让白辉夜有些沉默,他再是旁系,也是世家出身,完全无法对这种底层人员的事情感同身受。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种泥水里打滚混混为了一句话就去对抗自己抵挡不了的人。他摇了摇头,又问了花虎几个问题,最后确定没有遗漏后,示意手下把赏钱给他们,然后转身要走。

    这时,王石头突然问道:“大爷,你们是要对付小张爷么?”

    白辉夜沉默了一下,说道:“不,我只是想了解一些他知道的事情,我们是一边的。”

    看着王石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白辉夜头也不回的走了。

    亭阴城外,亭河帮驻地。

    一间精致华贵的房间之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什么事啊?”

    “回禀李长老,据惠南的兄弟传来消息,有人在暗中打听张府灭门一事。”

    “哦?是什么人?”

    “不清楚,不过现在州主的巡查使正在惠南府停留,而且据说打听消息的人都十分精干。”

    “哼,刘亮!这家伙来云州果然是来找咱们的茬的!我这就启程去惠南,给他一个教训。你去通知帮主,我即刻启程。”

    “是,属下先行告退。”

    “等等,让我想想。刘亮的手下肯定是先天,我一个人不一定对付得了。这样吧,你随我去找老钟,我们一起去惠南,反正那里的事也是他外甥处理的,有他的一份儿。然后我们亲自去禀报帮主。”

    “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