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文学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天刀遗录 > 第93章 战(下)
    不过事态的发展也不出乎方希和所料,渐渐地他就感觉出了张卿的力不从心。

    毕竟境界有差,加上一方奔波劳累,一方以逸待劳,方希和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占据上风了。

    “哈哈哈,这就是你的实力了吗?果然,不使用那些阴谋诡计的话,也不过如此啊!”方希和大笑着一招快似一招。

    他在降魔杵法之中还添加了般若掌,般这种佛家掌法讲究一掌下去内气连绵不绝,被他夹杂在刚猛霸道的降魔杵法中算是相得益彰。张卿好几次都差点被杵后的一掌击中,就算抵挡住了,般若掌的特性也会给方希和带来更多优势,让张卿抵挡的愈发艰难。

    终于,张卿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明显自己已经陷入了对手节奏,方希和是打算慢慢将自己磨死。所以就算会大量消耗内气,他也要冒险使用绝招了。

    于是张卿慢慢调整动作,然后装作体力不支卖了一个破绽,让方希和眼前一亮。他也估计张卿此时应该精神不济了,于是稍稍大意,两只杵尖迅速攻向张卿的左肩,想要一击解决战斗。

    而张卿早有预料,微微一斜身子躲开对手的武器,双手同时握住刀柄,气势一凝,刀光乍起,本来持在身侧的入祸刀的刀尖就好似一道黑色闪电,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方希和的面前,一式阎王帖由下往上的的直挑方希和的咽喉。

    方希和也是太过自信,战斗之前还想着小心张卿的快刀,可是打起来之后发现张卿的刀法虽然精妙,也确实速度不慢,但在他看来也不过如此。就以为是之前死伤在张卿手下的人武功太差,有些夸大了张卿的水平。

    结果现在张卿使出了真正的一式快刀,让他猝不及防之下只能铁板桥向后仰去。可惜动作还是慢了些,虽然仗着武功高强躲过了开膛破腹之厄,但也被张卿这一刀在左脸之上开了个大口子。

    只可惜张卿对于洛铁衣的刀意领悟的时间太短,只学到了一个快字,要是能够学会其中的锐利锋芒,此时的方希和就只能成为一个死人了。

    不过方希和虽惊不乱,在后仰的同时右腿迅速弹出。也是张卿内气不够,一招阎王帖把他的气海提取一空,这当面的一脚虽然看到,可是一时间却躲不过去,直接被踹飞了一丈远。

    身后的亭河帮众惊呼出声,方希和也被这一刀吓出了一头冷汗。他退后两步一抹左脸,鲜血已然顺着脸颊留了下来。

    他心中大怒,没想到阴沟里翻船,竟然在最后时候还被张卿阴到,看着不远处捂着腰腹蹲在地上的张卿,他一句话不说持杵上前,就准备将他废掉。

    刚刚那一脚他是运足了劲的,方希和相信吃了这一脚的张卿绝对已经受了内伤,加上刚刚这一刀威力惊人,消耗内气绝对不少,张卿此时应该就是毫无反抗的状态,这场战斗也应该就到此为止了。

    可惜他哪怕再高看对手,也还是低估了张卿。张卿的精神消耗虽大,却远远不到极限,而且本人意志坚定,迅速从被踢飞的眩晕状态里恢复过来。

    那一脚确实伤到了张卿,可惜一来《刀录》身为顶级神功,内气质量远超方希和的想象,加上之前与洗情菩萨一战之后因祸得福,融合了天人精血,更是将经脉锻炼的坚实无比。所以这一下也仅仅是让张卿有些难受,并不影响他的战斗力。

    而趁着方希和退步察看伤口的短短功夫,他迅速从自己的窍穴中搬运内气,眼看方希和毫无防御的猛扑过来,微微低头的张卿眼中寒光一闪。

    他迅速弯腰站起,在方希和惊讶的目光中踉跄迎上,好似要作困兽之斗。方希和看他连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冷笑一声,一招“跨海降龙”使出,左手杵头一顿要将入祸刀挑开,右手杵尖急刺张卿右臂,这是要直接断了他的胳膊,彻底解决战斗。

    但是他并不知道张卿最后压箱的刀招并不是之前的阎王帖,而是这式履错然。只不过虽然张卿用过不少次这一招,但基本没人真正见过,因此少人知晓。

    知道他这一式的洛铁衣和洗情菩萨恐怕已经深入大沼泽,钱元也埋骨山间了,至于白辉夜白大哥,他虽然也知道这一式,却肯定不会告知亭河帮中人。

    张卿有意识的在敌人面前保留着这张底牌,就是为了等这一刻面对关键对手的时候让对方毫无防备。

    只见他身子左扭右晃,笨拙不堪却巧之又巧的躲过了方希和的两杵,不但刺向右臂的一支被躲开,就连想要架住入祸刀的另一支也没碰到想要碰的东西。

    两人错身而过之时,张卿立刻站定了身形。此时方希和在他左手边,张卿身子向左一侧,低头躬身,脑中一片宁静,用到现在为止最认真的态度,斩出了这一刀。

    方希和根本没料到张卿竟然能躲过自己的攻击,被晃了过去。他赶紧扭身面向对手,想要再次进攻,但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道玄奥的弧线。

    这一刀并不快,可是看在方希和的眼中却好像不论往那个方向去躲,最后都会被其斩中,同时自己的精神也被隐隐压制,阻止着他的移动和防御。

    这其实也是履错然自带的功效。先天境就可以运用自己的精神融入招式去压制对手是常事。但履错然身为天刀宋司晚年所创的绝学,凡是领悟其中真意的武者甚至让它能在后天境界就有精神压制的效果。

    可惜张卿以前功力太弱,加上面对的都是远强于他的敌人,才没有体现出这一方面的威力。不过现在眼前的是同属于后天境界的方希和,终于能够发挥出它的全部威能。

    在方希和的眼中,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刀,而是一团烈火扑向自己,让他不知如何应对。

    不过幸好张卿此时颇为疲累,加上方希和也是货真价实马上就要触碰先天的武者,已经接触过精神的力量。所以在最后时刻,他终于艰难的抬起双手,将降魔杵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当!”

    如同寺庙撞钟的声音,震得周围人等都不由的退后一步。他们紧张的看着场内,刚刚张卿那行云流水的攻势也确实惊到了他们。他出刀时方希和好似变呆了一样,傻傻的发愣,他们心中不由得为自己舵主担心起来,却完全忘了张卿只不过是个十一岁蓄气未满的孩子。

    现在看到方希和在最后关头终于将张卿的刀锋挡住,才长出了一口气。

    就在帮众们以为这诡异的一击结束了的时候,张卿在武器相交的短暂停顿后,又合身向前,手腕一压一转,入祸刀就从方希和的身侧划过。

    张卿没有停止前冲,等到他到了方希和身后半丈多远处站稳,呆立原地的方希和才反应过来。他不顾气血翻腾的体内,急忙看向左侧,却发现地上落着一条握着降魔杵的断臂,而自己左肩往下在呼呼的喷血。这个时候才剧痛袭来,竟是被张卿一刀斩断了左臂。

    旁边的帮众也傻了,刚刚自家头领明明占着上风,哪怕被偷袭了一招,但还是掌握着主动权。怎么舵主的反击就被对方奇奇怪怪的躲了过去,一转眼的功夫,敌人就用诡异的招式砍断了他的左臂?

    抱歉上一章忘了写(上)了~~

    (本章完)